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螺丝人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侦探小说 > 螺丝人  作者:岛田庄司 书号:20988  时间:2017/2/5  字数:13202 
上一章   第二十节    下一章 ( 没有了 )
F

  “这里还有“我看着芮娜丝是脸颊被拍的微微颤动,然后我也看到,芮娜丝的前开了一个小小。”如何?”

  “啊,原来如此。”艾刚说。我也终于发现了。

  “我不是受重伤了吗?所以去拉诺海边的房子之后的记忆全都没了。现在好不容易才想起这些,但是后来什么都没有,一件事也想不起来,完全空白,甚至连楼梯崩塌的记忆都没有。但是后来我去住院的事情,倒是很清楚。我已经没有机会再看到拉诺先生的尸体了,但是我当时看到的东西好象真的和海利西医生说的不一样。”

  “尸体的头部一样是被砍断的,头部装了螺丝,虽然一模一样,但是我看到的时候,和警察发现的的时候,确实有几个地方不一样。我和劳洛一起发现拉诺先生的尸体时,墙上的小提琴没有坏,这是事实,我记得很清楚,因为我亲眼看到了。再来是在西装上打的,这一点我记得不太清楚,但我记得确实只有一个,而不是两个。”

  洁拍了拍手,发出清脆的声音,然后出了会心的微笑说:“对!这才是重点,马卡特先生,你太了,跟我想的一样!你发现的弗兰哥的尸体,和来到现场的警察看到的尸体,不一样的地方只有一个;加上房间的样子,一共是两个地方不一样,一个是墙壁上的小提琴,另一个是开在西装左弹孔的数量。换句话说,你所发现的尸体,和警察看到的尸体从头到尾都一样,但其实是别的东西。”

  房间顿时陷入沉默。

  “所谓别的东西,是怎么回事?是别人的尸体吗?”我激动的问。

  “你是说还有另一具尸体,脖子一样被人上了螺丝?”

  “但是,那千真万确是拉诺先生。艾刚也说。”

  洁把手掌向上,好像鼓励她往下说似的慢慢招招手。

  “医生,那的确是弗兰哥。拉诺先生,这一点没有怀疑的余地。我从在衣索匹亚挖掘化石开始,就一直和他在一起;他的脸、他的体型,我太熟悉了。”

  “但是你不是喝醉了吗,马卡特先生?”洁说。

  “就算烂醉如泥,也应该不会看错。我和他非常亲近。”艾刚说。

  “洁,弗兰哥有孪生兄弟吗?”我问。

  “医生,是和弗兰哥。拉诺长的一模一样的尸体?”艾刚也问。

  大家都沉默了下来。

  洁看情形,大家的意见都说完了,才开口说话:“你们的意思是,卡尔。萨茨其有个双胞胎,而且凶手同时杀了他们两个人?”

  洁说完后,嗤之以鼻的笑了起来:“那就是双尸命案了,罪会更重,也没办法制造不在场证明。那另一具尸体到哪里去了?再说,萨茨其有双胞胎的说法,我没听过。”

  “制造不在场证明?”

  “对,马卡特先生。凶手利用这个诡计来制造不在场证明,而且在计划途中,发生了完全无法预期的重大事件,计划因此失败。这个失误,让整个案子变成奇案。综观整件事的来龙去脉大致是这样。”

  “所谓无法预期的重大事件是什么?”

  “当然是地震。”

  “啊,原来是地震?”我说。艾刚也点点头。

  “我必须跟马卡特先生说话,海利西。”

  “啊,不好意思。”我说。

  “不,你要提问、要参加我们谈话都没关系。但是发现和发觉,一定要由马卡特先生说出来。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但是,艾刚已经恢复记忆了,不是吗?还需要这么费心吗?”

  洁听了,摇摇头说:“很可惜,事情没这么简单。他现在的状态相当不稳定,可能明天又失去所有的记忆。”

  “咦?是这样的吗?”

  “很遗憾。就算今天能达到这样的进展,但明天以后也许又会恢复到今天原本的状态;今后大概会一直重复这样的情况。如果可以像今天这样,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不过我们有强力的武器,不妨保持乐观。”

  “什么武器?”

  “罗姆的小提琴。当然,如果能加上席皮特小姐的声音的话,就更好了。碍于法律也许很难实现,但是只要有小提琴,就可以常常敲开他记忆图书馆的大门了。所以修特方先生,你要勤快练习神奇之马哦。”

  “有这种事…”我气馁的说。

  “事情就是这样,所以一定要加深马卡特先生往后的铭印才行。光听别人说明,神经元物质的发量很少。铭印遭到风化,马上就被遗忘了。席皮特小姐,你听到了吧?请你一起参加。你可以自由提问,但主体还是马卡特先生。”

  “我知道了,医生。地震让凶手失败了,对吧?”

  “没错。”

  “他做了什么失败的事?”

  “马卡特先生,你认为凶手做了什么失败的事?”洁问艾刚。

  “地震让凶手做了什么失败的事,对不对?”艾刚再度确认。

  “对,因为发生了凶手无法预期的事。事先应该被藏起来的东西被看到了,那是什么?”

  艾刚认真思考,但是说不出话来。

  “马卡特先生,推理的原则之一,就是要站在凶手的角度来思考。他的计划是什么,又想如何进行?”

  “意思是凶手想让我看到怎样的情况,是嘛?”

  “就是这样,马卡特先生。”

  “但是,却没办法让我如愿看到…”

  “对。就是这样,马卡特先生。然后呢?”

  “如果地震没有来的话,会看到什么?”

  “谁会看到?”

  “当然是你啊。看到尸体的人,只有你而已。”

  “你刚刚说过,弗兰哥的头之所以会掉,并不是因为上半身被摇晃。”

  “是的,因为事情产生了变化。这个变化牵涉到两个阶段,起先是从凶手预想的第一个剧本;其次是对警察的说明和事实不同。事实是怎样呢?”

  “摇晃上半身,拍他脸颊的时候,头没有掉下来…”艾刚说。

  “那么,头掉下来,是什么时候?”

  “地震的时候,因为地震的摇晃才掉下来的。”

  “是,那么,如果地震没有来的话?”

  “头就不会掉下来…”

  “对!就是这样!马卡特先生,那么,如果地震没有来,你会看到什么?”

  “这个嘛…拉诺先生被杀的尸体吗?”

  “对。你只会看到弗兰哥。拉诺被杀的尸体而已。换句话说,这才是凶手想要的事情发展。”

  “是吗?”

  “凶手没有计划到地震会来。何时当然的,毕竟不是常有的事。这么一来,事情往后会如何进展呢?”

  “我会打电话报警吧,因为看到了杀的尸体。”

  “到那里打?”

  “隔壁的办公室。”

  “如果有人说那里有凶手的指纹,咬你去别的地方打,你会怎么做?”

  “大概会去外面打公用电话吧。”

  “附近有吗?”

  艾刚认真回想,说:“没有,离这里蛮远的。”

  “所以你会去那里打?”

  “应该会。”

  “那么,如果有人告诉你,打完电话后,就待在大楼门口等警察,再把警察逮上楼,你会怎么做?”

  “这样的话…我大概会照做。”艾刚说。

  “这么一来,就会多出十分钟或相当的时间出来了。如果事先把最近的公用电话坏,或在电话亭贴上“故障”的字条,就可以赚到更多的时间了。”

  “赚时间?什么时间?”

  “凶手可以在会客室和尸体相处的时间。”洁说。

  “啊…?为什么要这么做?”艾刚问。

  “这段时间,凶手做了什么事?”

  艾刚沉默了一下,摇摇头说:“我不知道。”

  “凶手的行动是这样的。你走以后,他火速跑到弗兰哥的办公室;因为在同一楼层,很快就到了。然后他对弗兰哥大叫,快到我办公室来,有奇怪的东西。于是他把弗兰哥带到现场的会客室,指着弗兰哥的尸体要他看。弗兰哥被自己的尸体吓到,想要看清楚于是蹲下来,凶手就把我时机,一穿了弗兰哥的左。”

  “嗯。”艾刚和我都回应了一声。

  “然后,凶手把假尸体从沙发上丢开,把真尸体放在沙发上,摆出完全相同的姿势。接着迅速拆解尸体,装进袋子里,再从窗户丢到后面的巷子里,或暂时藏在一楼的垃圾桶里。”

  这段出人意料的说明,简直吓得我魂飞魄散。

  “开杀不需要太多时间,所以这段时间,大概五分钟就够了。事情大概就是这样吧。”

  “啊,原来如此…”

  “你是说当时弗兰哥还没死,还在自己的办公室吗?”

  “我们必须逆向思考。我们太在意脖子的螺丝了,那情形太惊人、太特殊,所以大家难免会误以为是凶手故意这么做的。其实不然,那个螺丝并不是要给人看的,应该要藏起来,本来别人不应该看见的。”

  “原来如此。”

  “原来如此,怎么会这样!”我忍不住惊叫出声。

  “等一下,医生,”艾刚说:“那么,那是人偶还是什么?”

  “没有脖子上有螺丝的人。既然有螺丝,就一定是假人。”

  “你是说人偶吗?”

  “用这个字眼应该也可以吧。”洁冷静地说。

  “但是,我明明看到弗兰哥的脸颊,被劳洛拍得微微颤动。”

  “聚氯乙烯是软的,被拍打的话,应该也会颤动。”

  “聚氯乙烯…对了,做食品模型的那个原料!”艾刚说。

  “没错。”

  “但是,医生,他的身体也是软的,不像橱窗展示模特儿那样硬邦邦。不管是扶起上半身摇动他,或是把他稍微拉高一点,他全身的动作都相当柔软、自然。”

  “这样的话,又是什么原因呢?马卡特先生。”

  艾刚想了一下,马上说:“啊,是义肢吗…”

  “弗兰哥不是在研究那些东西吗?”

  “他家的确有很多义手,义脚的试作品。他也叫我试戴,我试戴过好几次。因为我没有右手。”又传来芮娜丝的声音。

  “那么,试戴结果如何?”

  “试戴上去后,有的硬得没法动,但是大部分的都能弯起来,都很柔软、很自然。”

  “那应该就是那种的咯。”

  “所以凶手是…”

  “是这位修特方先生。”

  “是劳洛?”

  “对。弗兰哥让我看过好几次他试作的辅助器材,还有他的真人面具,他很早就做了一个挂在卧室墙壁上。”修特方说。

  “噢,的确有。”芮娜丝也说。

  “我曾把他的真人面具借来,注入硅胶后套出模子,然后再把聚氯乙烯倒进模子里,用我以前制作牛排样本的技巧,做了一张他的脸。那是我花了很多时间,所做出来的绝世之作。死人失去血的皮肤、一条条皱纹、一胡子,我都逐一仔细制作。

  “我在鼻子里放了固定整个脸型,将整个面具拿起来摇晃,感觉就像真的一样,我对自己的技巧深具信心,话虽如此,为了慎重起见,我还是灌艾刚喝酒,而且为了让他不至于醉到不能走路,我还找了理由和他在一起很长的时间。

  “头发的话,我从巴拉旺百货公司的橱窗展示模特儿里,寻找和弗兰哥相似的半白头发,但发现一戴上去就会穿帮,所以又去假发商店买了适合中年男子的假发回来使用。躯干部分,本来也想用橱窗展示模特儿的身体,但也不适合,因为弗兰哥太瘦了,橱窗展示模特儿之中没有体形像弗兰哥的。而且,就像刚刚医生说的,让艾刚看过之后,必须赶快拆解成小零件。弗兰哥做好的辅助器材里没有这里的东西,就算有,我也不能开口向他借。

  “况且,做得太大的聚氯乙烯面具,也没办法黏在橱窗展示模特儿的头部。于是,我就用展示用的灯具和灯台当基础,做出躯干部分。这么一来,头部大小可以随意制作,身体的形状也可以自由调整。最大的优点是下巴到脖子的连接部分可以做得很柔软,摇晃时,要是这里太硬就会穿帮。

  “因为是灯具,所以脖子是锁螺结构,这样容易分解,也可以调整脖子的长度,因为弗兰哥的脖子特别长,接着再装上义手和义脚。但是完成后一看,明明已经刻意拉长的脖子,看起来却还是短了一点。弗兰哥的脖子,真的是异于常人地过长,因此我必须把螺丝少转一圈,让脖子看起来更长一些,然后我在左边的进一,也让衬衫染上红色血渍。原本以为自己做得很,结果实际完成后,才发现有太多的败笔和意外,我一度心都凉了半截。这样几乎就快把答案都讲出来了,可以吗?”

  洁听了,伸出右手,做出请他继续讲的手势。

  “因为我把螺丝少转了一圈,所以脖子的螺丝变得优点松松的,这我心里有数。所以当我拍他的脸颊,摇晃他的上半身给艾刚看时,一边让他的头向后仰,一边小心别让头掉下来。到此为止,我觉得自己做得很好。这时候,地震来了。实在摇晃的太厉害了,震动让螺丝松,头就掉下来了。当时,说真的我已经放弃杀弗兰哥的计划了。我缜密计划,花时间细心制作那家伙的脸和手脚,也准备好了那家伙平常穿着的衣服,但却被一场突如其来的地震,在刹那间全破坏掉了。我心想他真是命大的家伙,真的无法置信,我半认真地相信,那场地震,是恶魔为了救他才故意制造的。

  “但是我发现,艾刚好像没有察觉那是假人,他似乎以为看到了脖子上装了螺丝的弗兰哥尸体。大概是喝醉酒的关系,也可能是脸做得太真了。要是艾刚没有信以为真,这个计划就会当场泡汤。还好我当下脑筋动得快,我想如果接下来顺利的话,计划还可以继续进行下去。

  “但我还是很惘。仓促之间的修正计划,就这样执行的化肯定会出破绽;再说如此一来会花很多时间,就不能在预估的短时间内完成。这是必须在五分钟内完成,否则就会失败的机关,但是我仔细一想,也许反而可以争取到更多时间。只要叫艾刚去找芮娜丝,就会多出很多时间。于是我向艾刚提议,问他要不要去找芮娜丝,如果他不去,我就打算停止这个计划。

  “艾刚毕竟非常担心芮娜丝的安全,他说想去,所以我就让他去了。我还告诉他,接下来我一个人会想办法,要他不用回来,这么一来我就可以彻底完成我想做的事了。既然都走到这一步,就非得把事情完成不可。艾刚已经看到弗兰哥的尸体了,因此在他的认知里,弗兰哥已经死了;何况如果继续让弗兰哥活着,不止芮娜丝,还会有更多人受害。

  “已是我依照计划,右上戴上手套,去弗兰哥的办公室。也许他已经因为地震离开办公室了;如果他不在,这个计划还是要中止。不过现在,而且只有他一个人。于是我把事先计划好的台词说出来:请过来一下,我的办公室里有奇怪的东西。

  “弗兰哥表示他有兴趣想看,跟我预期的一样。但是当弗兰哥走到灯光明亮的走廊时,我看了吓一大跳。没打领带,白衬衫,黑长,这些都还好;但是外套换过了。上午我才确认过,他却又换衣服了,他从来没有这样过。我准备了好几套弗兰哥的外套,但是太迟了,艾刚已经看过灰色外套。那是既成的试试,怎样都无法改变,事到如今,我也只好硬着头皮干了。

  “他乖乖地跟在我后面走来,这是好事,但其实那是因为他也想杀我。我被杀的地方最好是我自己的办公室,而不是他的办公室或走廊。走进会客室,我让弗兰哥看了尸体,就算是他,也不免吓了一大跳。他虽然聪明有才能,但我的计划更高明,心里大喊痛快。趁他蹲在尸体上方那一刻,我用握在口袋里的手,毫不犹豫地瞄准他的心脏开一。我练习过很多次了,一命中。

  “然而这时,发生了我意料之外的事,他也在口袋里握着手,在被集中的瞬间,也朝我开还击,令我相当吃惊,子弹从我身边擦过,打中墙上的小提琴,小提琴从中间裂成两半。在那瞬间,不知道为什么我想起了我父亲,也想起我们一家漫长而辛苦的生活,还有罗姆人的历史。

  “弗兰哥一毙命,倒在地上。但这又是一件麻烦事。我正好打中和人偶一模一样的问偶只,这和计划一样。不断涌出的鲜血开始染红白衬衫,于是我赶快把人偶丢到地上,把真的尸体放在沙发上。但是他的西装是深蓝色的。艾刚应该会记得当时看见的西装的颜色吧。想到这<螺丝人> wWW.uAIXs.cOm
上一章   螺丝人   下一章 ( 没有了 )
眩晕异位龙纹身的女孩玩火的女孩密捕首富密捕首富2镜殇嬗变冒险史系列(新探案(福尔
《螺丝人》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螺丝人最新章节第二十节的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螺丝人免费阅读首选之站,螺丝人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