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玩火的女孩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侦探小说 > 玩火的女孩  作者:史迪格·拉森 书号:20984  时间:2017/2/5  字数:11178 
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下一章 ( 没有了 )
四月七星期四

  晚上九点刚过,布隆维斯特抵达了哥德堡中央车站,X二000列车弥补了一些延误的时间,但还是迟了。最后一小时的车程中,他不断地打电话联络租车公司。起先想在阿林索斯找辆车,在那儿下车,但办公室已经下班。最后他好不容易通过城里的饭店订房中心,租到一辆大众汽车,可以在耶恩广场取车。他决定不去尝试哥德堡复杂的市区交通与难以理解的售票系统,因此搭出租车前往。

  取车后,发现置物箱内没有地图,便到一家加油站买了一份地图、一支手电筒、一瓶矿泉水,并且外带了一杯咖啡,将纸杯放在仪表板的杯架上。当他驶离市区前往阿林索斯时,已经过了十点半。

  有只狐狸停下来,浮躁地东张西望。它知道这底下埋了什么,但不远处似乎有只粗心的夜行动物正寒寨辜率朝这儿而来,狐狸立刻提高警觉,步步为营。但继续猎捕之前,它抬起后腿撒了泡,为自己的地盘做记号。

  包柏蓝斯基通常不会在深夜打电话给同僚,但这次不得不破例。他拿起电话拨了茉迪的号码。

  “对不起这么晚打电话来,你睡了吗?”

  “这不重要。”

  “我刚刚看完毕约克的报告。”

  “你一定也和我一样,一看就放不下来吧。”

  “茉迪…你怎么看?你怎么解释现在发生的事?”“我认为莎兰德试图保护自己和母亲,不受某个为国安局工作的沙文疯子伤害,但却被毕约克——你应该记得这是缥客名单中一个很醒目的名字——关进精神病院。他获得了一些人的协助,其中包括泰勒波利安医师,我们对莎兰德精神状态的评估有一部分便是根据这位医师的证词。”

  “这完全改变了我们对她的了解。”

  “也说明了很多事。”

  “茉迪,明天早上八点你来接我好吗?”

  “当然。”

  “我们要到斯莫达拉勒去找毕约克谈谈。我询问过,他现在还在病假中。”

  “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贝克曼看着子站在客厅窗边,凝视外面的水景,手里拿着手机,知道她在等布隆维斯特的电话。她显得如此不快乐,他忍不住走过去搂住她。

  “布隆维斯特已经成年了。”他说:“不过你要是这么担心,就该打电话报警。”

  爱莉卡叹气道:“几小时前就该报警了。不过我不是因为这个不快乐。”

  “是我应该知道的事吗?”

  “有件事我一直瞒着你,瞒着麦可,也瞒着杂志社的所有人。”

  “隐瞒?隐瞒什么?”

  她转身面向丈夫,告诉他《瑞典摩邮报》要挖她过去当总编辑。贝克曼诧异地扬起眉头。

  “我不明白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说:“那是天大的好消息啊,恭喜了!”

  “只是我觉得自己像个叛徒。大概吧。”

  “麦可会理解的。机会到了,每个人都得往前走,而现在就是你的机会。”

  “我知道。”

  “你下定决心了吗?”

  “对,下定决心了,只是还没有勇气告诉任何人。而且我好像是趁着大之际离开。”

  贝克曼心疼地将子拥人怀中。

  阿曼斯基眼睛,望着户外的夜

  “我们应该告诉包柏蓝斯基。”他说。

  “不行。”潘格兰说:“无论是包柏蓝斯基或任何公家人员都从未对她伸出援手,她的事就让她自己解决吧。”

  阿曼斯基看着莎兰德的前任监护人,仍感到不可思议,相较于圣诞节期间最后一次见面,他的进步实在神速。虽然口齿仍不清晰,但眼中已出现新的活力。这个男人还出一种前所未见的愤怒。潘格兰对他说出布隆维斯特所拼凑出来的来龙去脉。阿曼斯基震惊不已。

  “她打算杀死自己的父亲。”

  “有可能。”潘格兰冷静地说。

  “又或者是札拉千科打算杀死她。”

  “这也有可能。”

  “难道我们就这样干等?”

  “阿曼斯基…你是个好人。可是不管莎兰德做了什么或没做什么,不管她是生是死,你都无须负责。”

  潘格兰猛然敞开双臂,丧失已久的协调瞬间恢复了,就好像过去这几星期的戏剧变化,使他迟钝的感觉重新复苏。

  “我从未同情过任何私自行刑的人,但我也从不知道有谁有这么好的理由。也许这话听起来有点愤世嫉俗,但不管你我怎么想,今晚会发生的事终究会发生,打从她出生那天起就已注定。而剩下的就是我们得设想好,假如莎兰德成功生还,我们该如何面对她。”

  阿曼斯基叹了口气,脸色阴沉地看着老律师。

  “如果接下来她得坐十年牢,至少是她自己选择的路。我依然还是她的朋友。”潘格兰说。

  “我一直都不知道你对人的看法这么开放。”

  “我自己也不知道。”他说。

  米莉安眼睁睁盯着天花板。夜灯开着,医院收音机低声播放着《开往中国的慢船》。

  前一天,她醒来便发现自己躺在罗贝多送她来的医院里。她一直睡得不安稳,睡了醒,醒了又睡,不知道过了多少时间。医生说她脑震,总之需要好好休养,因为鼻梁骨折、断了三肋骨,还全身淤青。左边眉棱肿得太厉害,眼睛几乎只剩一条。一改换姿势就痛。一气也痛。脖子也痛,他们替她戴上护颈,以防万一。医师向她保证一定能完全康复。

  傍晚时分醒来时,罗贝多就坐在边。他咧着嘴对她笑了笑,问她感觉如何。她很好奇自己的样子是不是也和他一样糟。

  她问了一些问题,他都回答了。不知为什么,说他和莎兰德是好朋友似乎一点也不奇怪。他是个骄傲的魔鬼,而莎兰德喜欢骄傲的魔鬼正如她痛恨自大的笨蛋一样。两者之间差异非常细微,但罗贝多属于前者。

  如今她知道为什么他会忽然莫名其妙冲进仓库。听到他如此顽固地追踪那辆货车,她很惊讶,而得知警方正在仓库周围的树林里挖寻尸体,则令她惶恐。

  “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她说。

  他摇了摇头,默默坐了一会儿。

  “我曾经试着解释给布隆维斯特听,他不太能明白。但我想你应该可以了解,因为你也打拳。”

  她知道他的意思。不在场的人绝对无法想象和一个没有痛觉的怪物打斗是什么情形。她想到自己当时的无助。

  之后她只是拉住他着绷带的手,两人好一会儿都没说话。已经没有什么好说的。她再次醒来时,他已经走了。她希望莎兰德能有消息。

  她才是尼德曼要找的人。

  米莉安很担心她会被抓到。

  莎兰德无法呼吸,没有时间概念,只知道自己被中,还被埋在地下——了解到这一点主要是靠直觉而非理性思考。左手臂派不上用场,因为只要动一块肌,便感到肩膀阵阵疼痛,而且她也游离在模糊的意识之间。我得呼吸一点空气。头痛得像要爆炸,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

  右手刚好在脸下面,因此她下意识地开始拨开鼻子和嘴巴的泥土。土质松散,也很干。最后好不容易在脸前方腾出拳头大小的空间。

  她不知道自己已经埋在这里多久,但最后理出一个清晰的思绪后,不惊恐万分。她无法呼吸,无法动弹,泥土有如千斤顶般着她。他竟然活埋我。

  她试图移动一只脚,肌却几乎使不出力。接着她犯了个错,不该试图站立。她用头一顶,想直起身子,太阳立刻像触电般刺痛。我不能吐。她这么一想随即陷入模糊的意识。

  再度能思考时,她小心地感受身体还有哪些部位能运作,结果发现四肢当中唯一能移动一两厘米的只有脸部前方的右手。我得呼吸点空气。空气就在她上方,就在墓上方。

  莎兰德开始搔抓。她用一边手肘撑住,好不容易挪出小小的空间,然后以手背将土拨开,扩大面前的范围。我得用力挖。

  她发现自己形成的胎儿姿势当中有一个窟窿,就在手肘与膝盖之间,她能存活多半就是仰赖圈在这里头的空气。于是她拼命前后扭动上半身,感觉到有土壤掉落身子下方的空隙里,口的压力减轻了些。手臂能动了。

  她在半清醒状态下,一分钟一分钟地慢慢努力,先抓开面前的沙土,再一把一把拨进下方的窟窿里。慢慢地手臂终于得到解放,进而得以移开头顶上的土,一厘米一厘米地扩大头部四周的空间。她摸到硬硬的东西,像是抓到小树或树枝,接着继续往上抓,土中仍然充空气,并不十分硬实。

  狐狸回窝途中来到莎兰德的墓旁停下。刚才抓到两只田鼠正得意着,忽然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出现,狐狸立刻全身冻结,竖耳倾听,置须和鼻子微微颤动。

  莎兰德的手指仿佛某种没有生命的东西从土里伸出来。现场若有任何人看到,反应很可能会像狐狸一样立即飞奔而逃。

  莎兰德感觉到凉凉的空气顺着手臂而下。她又能呼吸了。

  接下来又花了半小时才爬出墓。左手不能动,让她觉得奇怪,但仍使劲地用右手继续抓土与沙。

  挖土需要一点辅助工具。于是她将手臂缩人中,从前口袋费力地出烟盒,打开之后当勺子用。她一勺勺将土刮松后甩开,到最后终于能够移动右肩,往上撑破土层。随后她又刮下更多沙与土,直到头终于能伸直。现在右手臂和头都已伸出地面,再松解开部分上半身后,便能开始一厘米一厘米慢慢往上扭动,接着就在那一瞬间,土地松开了她的双脚。

  她闭着眼睛爬出墓,并一直爬到肩膀撞到树干,才缓缓转身靠在树干上,用手背擦去眼睛部位的泥土,然后睁开双眼。四周一片漆黑,空气冰冷,她却着汗。她觉得脑子里、左肩上和部都隐隐作痛,但并未花费精神去理清原因,只是静静地坐了十分钟,息着。后来忽然想到不能待在这里。

  她费力地站起身后,开始天旋地转。

  随即一阵恶心,便弯身吐了起来。

  吐完后她开始走,却不知道自己走的是哪个方向。左腿疼痛难忍,还不断绊跤跪倒,引发头部一次比一次更剧烈的刺痛。

  不知走了多久以后,眼角忽然瞥见光线,便跟着转向。直到站在院子里的棚屋边,才发现自己直接回到札拉千科的农舍来了。她像个醉汉般摇晃着。

  感应侦测器装在车道和空地。她是从另一边来的,他们应该没有发现。

  她感到惑。她知道以自己目前的状况绝不可能应付尼德曼和札拉千科,便愣愣地望着白色农舍。

  嗒嗒。木头。嗒嗒。火。

  她幻想着一罐汽油和一火柴。

  她费尽力气转向棚屋,脚步瞒珊地往一扇用横木门起的门走去,好不容易才以右肩顶起木门。门门落地时撞到门边,发出砰一声巨响,她连忙闪进暗处四下观望。

  这里是柴房,不会有汽油罐。

  坐在厨房餐桌前的札拉千科听到木门跌落的声音,马上抬起头来,然后拉开窗帘望向漆黑的户外。几秒钟后,眼睛才调适过来。现在风吹得更猛了。气象预报说这个周末会有暴风雨。接着他看见柴房的门半开着。

  下午他和尼德曼去拿了点柴火,其实并不需要,当时只是为了向莎兰德证明她来对地方了,以便引她现身。

  显然是尼德曼没把门门好,有时候他真是笨得无可救药。札拉千科瞄了一眼客厅的门,尼德曼正在沙发上打盹。本想叫醒他,但再一想还是算了。

  要找到汽油,莎兰德得到停放车子的谷仓去。她靠着一块劈柴桩,发出重的息声。她得休息一下。但坐不到一分钟,就听到札拉千科拖着假肢一顿一顿的脚步声。

  由于光线太暗,布隆维斯特在梭勒布朗北方的梅尔比走错了路。他没有转向诺瑟布鲁,而是持续往北走,就在快到特洛丘那时才发现错了,连忙停车查看地图。

  他咒骂了一声,立即掉头往南驶回诺瑟布鲁。

  就在札拉千科进入柴房的前一秒,莎兰德右手抓起劈柴桩上的斧头,虽然无力举过肩头,仍以一手往上甩,将全身力量放在没有受伤的部上,身子转了半圈。

  札拉千科一打开电灯开关,斧刃便扫过他右半边的脸,砸碎了颧骨还嵌入额头几厘米深。他不知道怎么回事,但大脑随即意识到疼痛,他立刻如着魔般大声嚎叫。

  尼德曼惊跳起来,一时惶惶然。他听见一声尖叫,起初不相信那是人的声音。从外面传来的。后来才听出是札拉千科,便飞快地起身。

  莎兰德两脚站定,再次挥动斧头,不料身子却不听使唤。原本打算将斧头进父亲的脑袋,却因为疲力竭,只击中他的膝盖正下方,与预定的目标相差十万八千里。然而由于斧头沉重,一砍中便紧紧卡住,当札拉千科往柴房内倒下时,还顺势将斧头从她手中扯落。他不断地息尖叫。

  她弯下身抓住斧柄时,脑子里仿佛电光闪烁,地面开始摇晃。她不得不坐下来,然后伸出手摸他的夹克口袋。还在,她努力地在地面摇晃之际集中视线。

  是一把点二二口径的布朗宁。

  简直是童子军玩的手

  所以她才会还活着。如果打中她的是尼德曼那把轻便手或子弹威力更强的左轮手,她的头骨早已破了一个大。这时候,她听见尼德曼踉踉跄跄地接近,随后巨大的身影便填了柴房的门框。他忽然停住,睁大不解的双眼瞪着眼前的景象。札拉千科像中似的哀嚎,脸鲜血,膝盖上还着一把斧头。在他身旁的地板上坐着一个身血渍、脏兮兮的莎兰德,看上去好像从恐怖电影跑出来的人物,这种情节已经在尼德曼心中上演过太多次了。

  没有痛觉、壮得像坦克一样的他,向来怕黑。

  他亲眼看过黑暗中的怪物,还有一股模糊的恐惧也一直潜伏窥伺着他,如今终于现形了。

  地上那个女孩已经死了,那是毋庸置疑的。

  他亲手埋了她。

  因此地上那东西不是女孩,而是从坟墓另一头回来的幽灵,单凭人力或人类所知的武器绝对无法制服。

  人体已经开始转变成僵尸。她的皮肤变成像晰蝎般的护甲,外的牙齿变成尖尖的獠牙,以便大块大块撕咬猎物的。有如爬虫的舌头向外出,着嘴巴边缘,血淋淋的双手长出十厘米长的锋锐利爪。他可以看见她眼中闪着光,可以听见她低声咆哮,还看见她绷紧肌准备扑向他的喉头。

  他清楚地看到她身后有一条尾巴蜷曲起来,开始拍打地板,显然是不祥预兆。

  接着她举起手开火,子弹紧贴着尼德曼的耳旁擦过,他能感觉到空气的爆裂,并看见她嘴里出火来。

  受不了了。

  他停止思考。

  转身拔腿就逃。她又开了一没打中,却似乎让他跑得更快。他跳过一道篱笆,被田野的黑暗所没后,仍死命地奔向大马路。

  莎兰德愕然看着他消失不见。

  她拖着脚步走到门口,往黑暗中凝神细看,但看不到他。过了一会儿,札拉千科不再尖叫,却因过度震惊躺在地上呻。她打开手查看,里头只剩一发子弹,很想直接进札拉千科的脑子。但随即想到尼德曼还在外头暗处,最好还是留着。其实光有一颗点二二的子弹还不够,不过有总比没有好。

  她花了五分钟才将门门放到定位,然后跌跌撞撞穿过院子进入屋内,在厨房的餐具柜上看见电话,于是拨了一个已经两年没拨的号码。转入了答录机。

  你好,我是麦可·布隆维斯特,现在无法接听电话,请留下你的姓名电话,我会尽快回电。

  哗。“莫一尔一可儿,”她叫了一声,听到自己的声音粘糊糊的,便咽了一下口水。“麦可,我是莎兰德。”

  接着便不知该说些什么。

  只好挂上电话。

  尼德曼的轻便手已经拆解开来,摆在她面前的桌上等候清理,一旁则是尼米南那把波兰制八三式瓦纳德。她将札拉千科的布朗宁扔在地上,歪斜着身子走过去拿起瓦纳德,检查弹匣。此外她也发现自己的掌上电脑,便随手收进口袋。然后一跳一跳地来到水槽边,用一个不干净的杯子装冷水,一连喝了四杯。喝完后抬起头,从墙上一面刮胡用的旧镜子里看见自己的脸,吓得差点开。她看到的与其说是人,还不如说是野兽。分明就是一个张着嘴、面孔扭曲变形的疯女人,浑身是土,脸和脖子上布一颗颗血和土凝结成的硬块。她总算知道尼德曼在柴房里看见什么了。

  她朝镜子走去,忽然留意到自己拖行着左脚。被札拉千科<玩火的女孩> wWW.uAiXs.cOm
上一章   玩火的女孩   下一章 ( 没有了 )
密捕首富密捕首富2镜殇嬗变冒险史系列(新探案(福尔归来记(福尔最后致意恐怖谷巴斯克维尔的
《玩火的女孩》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玩火的女孩最新章节第三十二章的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玩火的女孩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玩火的女孩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