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镜殇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侦探小说 > 镜殇  作者:呼延云 书号:20981  时间:2017/2/5  字数:18797 
上一章   第二十章 呼延云的失败    下一章 ( 没有了 )
呼延云看着那架飞机,突然放声大笑起来!

  笑声,那么狂放的笑声!但是走在他身边的小青,清清楚楚地看到,他的眼角沁出了两行清泪…

  第二天天气晴朗。一大早,呼延云打了个车去接小青。一路上,只见街道两边的每棵树上都浮着一层茸茸的阳光,鸟儿的唧喳声不绝于耳。等到在小区门口看到小青,他更觉得眼前格外清:她穿了一条洁白的苏连衣裙,好像刚刚在泉水里洗过,只是眼睛微微有点肿,明显是昨晚哭得太狠的缘故。

  上车后,小青的第一句话是:“我把烟戒了,阿累活着的时候不喜欢我抽烟。”

  “好!”呼延云笑了“你…觉得自己好一些了吗?”

  “嗯!”小青使劲点了点头“小郭姐姐说得对,阿累肯定希望我能幸福地、开心地活下去,所以我一定要努力工作,我还要照顾好他的妈妈,证明他没有爱错我这个人!”

  出租车一直开到机场。在候机大厅里,远远就看到了雪儿和陪她一起去美国治病的薛京大夫。雪儿踮着脚尖往门口巴望着,见呼延云来了,高兴极了,跑上前来一个劲儿地说:“呼延哥哥,谢谢你来送我!谢谢你来送我!”

  “我答应你的事,怎么能说话不算话?”呼延云笑道,指着旁边的小青说“这是你小青姐姐,跟她说声谢谢吧。”

  雪儿长长的睫扑闪着,她还是第一次见到小青,不知道为什么要对她说谢谢。

  小青拽了呼延云一把:“别难为孩子,把东西给她吧。”

  呼延云点点头,从怀里掏出一个信封,递给雪儿说:“这个,收好,到了美国再看,好不好?”

  雪儿接过厚厚的信封,翻来覆去地看,牛皮纸信封的口封得很严。她抬起头,困惑地看着呼延云。呼延云微笑着对她说:“到了美国,你打开信封,就知道里面是什么啦。”然后问薛大夫:“薛大夫,行李都托运了吧?登机牌都换了吧?是不是该过安检登机了?”薛大夫说:“是啊,你费心了,到了美国咱们保持联系。你放心,雪儿我一定会照顾好的,美国在‘渐冻人’的治疗技术上处于世界前列,我已经和这一领域的顶级专家取得联系,一下飞机就把雪儿接到医院,组织会诊…我向你保证,我无论如何也要想办法治好她的病。”

  呼延云点了点头,又对雪儿说:“好啦,你该去登机啦,到了美国要听薛大夫的话,要信心,这么多人帮助你、爱护你,你一定能把病治好!”然后伸出小拇指“咱们拉拉钩吧,约好了,等你的病好了,回国的时候,我来机场接你。”

  雪儿眼眶里顿时溢泪水,慢慢地伸出右手,把小指搭在呼延云的小指上,紧紧地钩了一钩…

  “咱们走吧。”薛大夫轻轻揽住雪儿的肩膀。

  雪儿跟着她,慢慢地向远处走去,一边走一边回过头,依依不舍地看着呼延云,终于在通过安检口之后,身影消失了。

  呼延云伫立着,目光投向雪儿离去的方向,久久地,一动不动。

  小青站在他身边,静静地等待着。

  终于,他说:“好了,现在,咱们一起去名茗馆吧,那里还有许多人等着我去揭开整个案件的真相。”

  中国警官大学图书馆门口。

  一左一右两棵榕树,粉盈盈的合花正怒放着,许是昨晚沁透了雨水的缘故,扑鼻的香气更有一种黏黏的醉意。虽然眼下是暑期,但是听说呼延云要来,还是有无数师生早早就赶了来,在这里等待着,

  呼延云的身影刚刚在远处出现,人群就一阵动。当他走近时,人们不有些失望,没想到这个和林香茗齐名的人物,居然长得并没有想象中的英俊。但是也有不少女生觉得他走路的姿态非常飘逸,黑幽幽的双瞳散发着一种夺人魂魄的光芒,真如蓝天上的云一般,心不免又怦怦地跳了起来,以至于看到他身边紧紧跟着的小青时,目光中都闪过了一丝妒忌。

  对这一切,呼延云丝毫没有在意,他的神色很凝重,仿佛是额头上挂着一块异常沉重的幕布。

  “呼延先生。”恭候多时的张燚上前为他引路,带他上到三楼,推开镂花玻璃门做了个请进的手势。呼延云抬头看了看门上悬着的那块深棕色横匾,以及匾上的“名茗馆”三个颜体大字,当看到落款的“补树书斋主人”时,不由得长叹一声,走了进去。

  接着就看到了许多人——甚至可以说和杨薇命案有关的大部分人,都已经到场了,他们围在那张黄澄澄的长桌周围,或站或坐,就像一出大戏的主要演员,每个人都在用自己扮演的角色来面对他:蔻子向他问好,刘新宇点点头致意,王云舒把头一扭不看他,孙女士的长脸上还是笑眯眯的,张伟一副毕恭毕敬的神情,夏着胳肢窝,老甫从浓重的眉毛下挑起阴沉的目光望着他,还有一个人也用恶毒的眼神盯着他,那就是面色灰败的周宇宙…

  胖胖的朱志宝把武旭带来了,武旭戴着黑框眼镜,面无表情。朱志宝从呼延云走进名茗馆的那一刻起,目光就没离开过他身边的小青,明明是和他握手,却对着小青傻乐。小青也不理他。

  马笑中、丰奇、郭小芬、司马凉也来了。司马凉的身边是垂头丧气的小萌,她已经被刑事拘留,带她来的唯一理由就是如果她是真凶,便于呼延云当场指出。

  还有名茗馆的成员们…随着呼延云的走进,门外的学生们也像水一样拥了进来,恰恰组成一个月牙状,把他包围在中心。本来,馆内有些嘈杂,但是,就在呼延云站定的那一刻,仿佛大群昏鸦的头顶炸亮一道闪电,瞬间安静下来。所有的目光都投向了呼延云,有的崇拜、有的钦佩、有的好奇、有的嫉妒、有的畏惧、有的惊惶…仿佛无数盏聚光灯照亮了舞台的正中心。

  这是一幕由名茗馆安排好的大戏,配角就位、观众到场,只等主角登台就可以开演了,就像侦探电影里常见的最后一幕场景,大侦探当着所有人的面,指出在场者中的一个人——“你才是这件案子的真正凶手!”

  “呼延先生。”张燚说“按照我们事先和您约好的,如果您已经侦破杨薇命案,请您把真凶、破案经过详细地告诉我们吧。”

  阳光从窗外投入,恰恰照在呼延云的身上。侧身站立的他,一半面孔是明亮的,另一半面孔却是阴郁的,明亮和阴郁织不定,像一片在峡谷间动的江水,总想挣脱岸石的束缚…

  终于,他厌恶了这种感觉,他轻轻地咬了一下嘴,转过脸庞,将自己完全浸入了阳光中。

  “我失败了。”

  他的声音并不高,但是像铁板一样沉重而清晰。

  所有的人——名茗馆里所有的人!都看着他,都没听清听懂听明白他到底说的是什么。

  他环视了一下围拢他的人群,神情平静得像一潭深蓝色的湖水:“我是说——我失败了。杨薇命案我没有侦破。我今天来到这里,就是不想逃避这个失败,我想亲自向所有参与这一案件侦查工作的刑警、关心这一案件的同学们道歉。我要跟你们说一句‘对不起’。”

  名茗馆里,一片死一样的寂静。

  呼延云一转身,破开众人,走出了大门。

  “你撒谎!”

  身后突然传来一声悲愤的呼喊,那是郭小芬的声音。

  飞机腾空的一刻,雪儿有点眩晕,不紧紧地闭上了眼睛。

  她感到自己小小的身体猛地悬浮了起来,像一块被吊车吊起的石头,莫名其妙地到了半空,晃晃悠悠,飘飘,随即又一截截、一段段、僵硬而凶狠地向上拔着,那钢丝太细、太脆,根本吃不住力,以至于她的每一次上升都伴随着重重的一沉。她想象着钢丝啪啦一声绷断!自己狠狠砸向地面,摔个粉身碎骨的场景:那时,我不会再冻成一块冰了,我会软软地铺展在地上,身体里那可恨的病魔会和我一起死掉!死,虽然是很难过很不好的事情,但是如果像阿累哥哥那样受尽煎熬,变成一块石头再死掉,我宁愿从这万米高空上坠落,坠落,最后体验一下飞翔的感觉…

  飞机渐渐地平稳了,睁开眼睛的一刻,一片明晃晃的光芒刺痛了她的双眸,她赶紧把眼皮重新闭上,慢慢地,慢慢地睁开,然后,她看到了窗外一朵朵被阳光染成金色的云。

  “第一次坐飞机?”身旁的薛大夫微笑着问她“看你紧张得不行呢,瞧,手心里都是汗。”

  雪儿羞赧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起得太早的缘故,薛大夫有点困,把头靠在椅背上,闭上眼睛,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雪儿有点无聊,发了一会儿呆,突然碰到了衣袋里一个有点硬的东西,拿出一看,是呼延云给她的那个信封。他叮嘱她到了美国再看,在哪里看还不是一样啊,雪儿想,于是把它轻轻地撕开,先掉出了一张银行的储蓄卡,她拿起卡片看了看,当然看不出什么名堂,然后从里面掏出了几页纸,展开一看,原来是呼延云写给她的一封信。

  雪儿: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想必已经到达美国,准备开始接受治疗了吧。一定要对战胜疾病充信心啊,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什么绝症,真正的绝症是丧失了信心,只要勇敢、乐观、不认输,总会创造奇迹。

  我给你写这封信,主要是想和你聊聊我对杨薇命案的一些推理。坦白地说,这个案子在我遇到的案件中,并不是最复杂的,但却是最诡异的一桩。一群人围坐在一起讲了个镜子杀人的故事,随后这个故事就在现实中上演:也是子和闺密合谋向掉进冰窟窿里渐渐冻僵的丈夫再砸上一块石头,也是子和闺密因此分得巨额财产,也是闺密的心口被了一刀而死,现场留下一地的碎镜片…而牵涉到这个案件中的人,几乎个个都有杀人嫌疑,却又个个都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难道真的是阿累的冤魂打破了镜子,向仇人索命?我相信每个接触这一案件的人都会产生这样的疑惑。

  而我在勘察案发现场的时候,也产生了四个困惑,这四个困惑无关鬼神,纯粹是出于对凶手作案手法的不解。一起谋杀案发生了,尸体能告诉我们死亡原因和死亡过程,但是谁制造了这具尸体,主要要看凶手在案发现场留下了什么线索。尽管这个现场的线索少得可怜,但我总结的四个困惑,还是值得深思的:

  第一,很少开伙的厨房里除了盐和糖外,为什么会摆着一罐没有打开的番茄酱?后来查明,这罐番茄酱是杨薇在出事那天下班时买走的。她买这罐番茄酱做什么用?反正不会用来吃比萨或薯条,因为从杨薇当天的整个行动来看,她绝对没有在案发现场用餐的意思。

  第二,凶手为什么要打碎那面镜子?为了栽赃给小青,还是刻意设置一个恐怖诡异的现场?我觉得凶手打碎镜子一定别有动机。

  第三,在洗手间的镜框托架上放着一把扳手,凶手进来打碎镜子时不可能没有看到,那么他为什么不用扳手,反而费劲地用刀柄的底端去砸碎那面镜子呢?

  第四,我要说的第四点,起初以为是自己想多了、想复杂了,后来我才发现,其实它是整个案件的突破点!

  那就是杨薇消失的手机。

  可能你会问,凶手把杨薇的手机拿走,有很多种理由可以解释啊,这有什么可奇怪的?

  我们必须认清这样一个事实,那就是凶手想要刻意营造一个杨薇是出于巨大恐惧而自杀的现场。比如他擦掉凶刀上的指纹,把刀在杨薇手里,比如他在现场没有留下任何关于自己存在过的痕迹,他是如此的谨慎和小心,以至于警方多次发出“案发现场连一多余的都找不出来”“很难下他杀结论”的叹息,这足以说明凶手在一定意义上达到了目的,成功地导着警方向“杨薇是自杀”的结论上走。

  但是那部手机,把一切都毁了。

  凶手非常清楚,警方迟早会发现手机丢失,而手机丢失无疑是“现场还有第二者”的铁证!所以,拿走手机,等于把他精心设计的自杀现场完全破坏了!由此看来,凶手拿走手机是一个“不合理行为”除非出于极其重大的理由,否则他绝不会这样做。

  那么,是什么理由,迫使他必须拿走手机呢?

  我们姑且放下上述这四个困惑,在后面再慢慢得出答案,因为这个案子中引起我困惑的地方还有很多,其中有两个在指证真凶上也意义重大。第一个是我不明白凶手作案之后是怎么逃出青塔小区的,要知道他的逃跑路线只能有三条:一个是正门,门卫大爷李夏生和小饭馆老板娘李丹红都证明,夜里12点以后没有任何人从正门走出过小区;一个是小门,那栅栏门紧锁着,用钥匙都打不开,刑警队最苗条的女警也不可能从栅栏间钻出去,栅栏顶部有尖刺,翻过去也不可能;第三条路就是从草坡翻到望月园逃走,问题是当时有蔻子等一大群人在那里玩捉藏,他们是动的,藏身位置不固定、捉人路向不固定,想从这个地方逃走而不被任何人发现是非常艰难的——除非凶手勾结了所有玩捉藏的人为他做伪证,但事实上,蔻子这一群人因为种种原因,内部矛盾很尖锐,想让他们共同掩护一个杀人凶手是不可能的事。

  第二个是:凶手为什么要杀杨薇?

  让我惊讶的是,所有参与这一案件调查的人,都没有认真思考过这个问题。我也是在对每个嫌疑人的问询中渐渐发现,所有和这一案件有关的人真正厌恶和痛恨的是樊一帆,而不是杨薇,就连杀人动机最鲜明的小青也说“杨薇出的主意再坏,说到底不还是樊一帆自愿去听、去干吗”

  那么凶手为什么要杀杨薇呢?难道真的是按照小青讲的故事那样,先杀闺密再杀子?不对,要知道这是现实中的凶杀案,而不是推理小说的情节,怀仇恨的凶手不能肯定自己作完第一起案件之后会不会被捕,所以即便他是同时恨两个人、三个人…甚至更多人,他第一个杀的一定是他最痛恨的那个!

  于是,问题再次被提出:谁会恨杨薇胜过恨樊一帆?他为什么先杀的是杨薇而不是樊一帆?

  我深知,困惑再多,也一定有合理的解释,就像枝叶再繁茂,也一定是一个主干生发出来的。当线索不够的时候,给所有困惑找出最合理的解释,一样能复原出案件的真相。

  我要解决的第一个问题是,凶手到底隐藏在哪一群人里。

  不能不感谢小青,她讲的镜子杀人的故事使侦查的范围大大缩减,只在两群人之内:“恐怖座谭”和蔻子那一群人。

  起先我比较怀疑蔻子那一群人,原因是他们玩捉藏的地点与青塔小区只有一坡之隔,凶手当捕人者也罢,当躲藏者也罢,都可以利用游戏进行的时间,顺着草坡滑进青塔小区,作案之后再迅速上来,继续游戏。特别是蔻子,犯罪嫌疑相当大,因为这个游戏既可以玩15分钟一轮的,也可以玩20分钟一轮的,而蔻子提出玩15分钟一轮的时候,实际上给谋杀提供了充足的时间。

  也许你不太懂我说的是什么意思,那么我作一对比,你就明白了。

  王云舒说“游戏的开始时间,是在晚上11点34分,中间休息两三分钟…可能更长些”——我姑且按照4分钟计算,15分钟一轮和20分钟一轮的结果如下:

  15分钟一轮的:第一次游戏结束在11点49分,休息到11点53分,第二轮游戏结束在12点08分;

  20分钟一轮的:第一次游戏结束在11点54分,休息到11点58分,第二轮游戏结束在12点18分。

  你发现了吗?假如杨薇是在12点整被杀害的,选择15分钟一轮的话,凶手就有从11点53分到12点08分充裕的时间赶到青塔小区6号楼409房间杀人并灭迹;而如果选择的是20分钟一轮的话,11点58分才结束休息开始新一轮躲藏,虽然两分钟也够赶到409房间的,但是时间太紧了!要知道凶手刚刚结束了游戏,身上想必挂着草枝,鞋底也应该沾有污泥(刚刚下过雨),他杀人后必须清理干净这一切,才能制造出一个不留痕迹的案发现场,这太难了!就算你在家打扫完卫生,能保证底下、桌子腿或者某个死角里,一头发丝都没有吗?

  所以,提出玩15分钟一轮的蔻子,有重大的作案嫌疑。

  但是,在接下来对每一个人的问询中,一个事实却越来越清晰明了:凶手是按照小青讲的故事杀的人,而不是按蔻子讲的故事杀的人,别看都是镜子杀人的故事,小青讲的提到了女人用刀柄凿碎了镜子,而蔻子只是说女人把那面镜子砸了个粉碎,并没有说是用什么工具砸的。这一下子我就能理解了,凶手为什么放着扳手不用,非要用刀柄的底端去砸镜子了,他是在严格按照小青讲的故事情节作案——于是,我断定他藏身于“恐怖座谭”那一群人之中。

  偏偏“恐怖座谭”的每一个人,都具有充分的不在场证明,为了能够查清真凶,我搞了一次“现场还原”恰恰就在这次现场还原中,一个令我震惊的真相,像落后的礁石一般,展现在了我的眼前。

  樊一帆在那天晚上导演了一出非常真的“中毒”闹剧:在圆桌上摆出6个纸杯,每个杯子里斟啤酒,其中一杯里下了“氰化钾”每个人<镜殇> Www.UaIxS.CoM
上一章   镜殇   下一章 ( 没有了 )
嬗变冒险史系列(新探案(福尔归来记(福尔最后致意恐怖谷巴斯克维尔的失去的世界四签名赎罪
《镜殇》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镜殇最新章节第二十章呼延云的失败的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镜殇免费阅读首选之站,镜殇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