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侦探小说 > 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  作者:阿瑟·柯南·道尔 书号:20977  时间:2017-2-5  字数:16610 
上一章   格兰其庄园    下一章 ( 没有了 )
一八九七年冬末一个下霜的早晨,黎明时分,有人推动我的肩膀,我醒来一看原来是福尔摩斯。他手里拿着蜡烛,带着焦急的面容,俯身告诉我发生了一件紧急案子。

  他喊道:“快,华生,快!事情十分急迫。什么也不要问,穿上衣服赶快走!”

  十分钟后我们乘上马车。马车隆隆地行驶在寂静的街道上,直奔查林十字街火车站。天色已经微微发亮,在伦敦的灰白色晨雾中时而可以朦胧地看到一两个上早班的工人。福尔摩斯裹在厚厚的大衣里一言不发,我也是同样,因为天气很冷,而且我们也没吃早饭。

  在火车站上我们喝过热茶,走进车厢找到座位,这时才感到身体逐渐暖和过来。火车是开往肯特郡的,一路上福尔摩斯不停地讲着,我只是听。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封信,大声读道:

  肯特,玛尔舍姆,格兰其庄园

  下午三点三十分

  亲爱的福尔摩斯先生:

  我希望你能够立刻协助我解决这桩极特殊的案件。处理这一类案件正是你的特长。现在除去已把那位夫人放开之外,现场一切东西全未移动,我请求你火速赶来,因为单独留下优斯塔斯爵士是不妥当的。

  您的忠实朋友斯坦莱·霍普金

  福尔摩斯说:“霍普金找我到现场有七次,每次确实都很需要我的帮助。我想你一定已经把他的案子全收到你的集子里去了,当然我承认你很会选材,这弥补了你叙述不够得力的缺陷。但是你看待一切问题总是从写故事的角度出发,而不是从科学破案的角度,这样就毁坏了这些典型案例的示范。你把侦破的技巧和细节一笔带过,以便尽情地描写动人心弦的情节,你这样做,只能使读者的感情一时激动,并不能使读者受到教育。”

  我有些不高兴地说:“你为什么不自己写呢?”

  “亲爱的华生,我是要写的。你知道,目前我很忙,但是我想在我的晚年写一本教科书,要把全部侦查艺术写进去。我们现在要侦查的象是一件谋杀案。”

  “这么说你认为优斯塔斯爵士已经死了?”

  “我想是这样的。霍普金的信说明他心情相当激动,可是他并不是易动感情的人。我想一定是有人被害,等我们去验尸。如果是自杀,他不会找我们的。信中谈到已把夫人放开,好象是在发生惨案的时候,她被锁在自己的屋中。华生,这个案件是发生在上社会里,你看信纸的质地很好,上面有E、B两个字母组成的图案做为家徽,出事地点是个风景如画的地方。霍普金不会随便写信的,所以我们今天上午一定够忙的。凶杀是在昨天夜里十二点以前发生的。”

  “你怎么知道呢?”

  “算一下火车往来以及办事的时间就可以知道。出事后要找当地的警察,警察还要报告苏格兰场,霍普金要去现场,还要发信找我,这至少需要一整夜。好,齐赛尔贺斯特火车站已经到了,我们这些疑问马上就会得到解决。”

  在狭窄的乡村小道上我们匆匆忙忙地走了两英里,来到一座庭园的门前。一个看门的老人走过来,给我们打开了大门,他憔悴的面容证实这里确实发生了不幸的事件。一进富丽堂皇的庭园,就看见两排老榆树,恰好形成一条林荫道,通向一座低矮而宽敞的房屋,正面有帕拉弟奥式的柱子。房屋①的中央部分被常藤覆盖着显得十分古老陈旧,但是从高大的窗户可以看出,这栋房子进行过改建,并且有一侧完全是新建的。年轻机智的霍普金正站在门道里接我们,看样子显得很焦急——

  ①帕拉弟奥(1518年,1580年),意大利建筑家。——译者注

  “福尔摩斯先生,华生大夫,你们来了我真高兴。不是情况紧急,我是不会如此冒昧的。现在夫人已经苏醒过来,她把事情讲得很清楚,所以我们要做的事不多了。你还记得路易珊姆那伙强盗吗?”

  “怎么,就是那三个姓阮达尔的吗?”

  “是的,父亲和两个儿子。毫无疑问是他们干的。两周以前他们在西顿汉姆做了案,有人发现后报告了我们。这么快就又害了人,真是残酷,一定是他们干的。一定要把他们绞死!”

  “那么优斯塔斯爵士死了?”

  “是的,他的头部被通条打破了。”

  “车夫在路上告诉我,爵士的姓名是优斯塔斯·布莱肯斯特尔。”

  “不错。他是肯特郡最大的富翁。夫人正在盥洗室,真可怜,她遭遇了这样可怕的事,我刚一看见她的时候,她简直象是个半死的人。你最好见见她,听她给你们叙述一下。然后我们再一起去餐厅查看。”

  布莱肯斯特尔夫人是个很不平常的人,象她这样仪态优柔、风度高雅、容貌美丽的女人我还很少看到。她有白皙的皮肤、金黄的头发、深蓝色的眼睛,加上她那秀丽的面容,真可谓天姿国。可是这桩不幸的事件使她神情阴郁,脸色憔悴。她的一只眼睛红肿,可以看出,她不仅忍受着精神上的、而且还忍受着体上的痛苦。她的女仆——一个神色严厉的高个子妇女,正用稀释了的醋不停地给她冲洗眼睛。夫人品惫地躺在睡椅上。我刚一进屋就看出,她那灵敏的、富有观察力的目光以及脸上的机警的神情表明:她的智慧和勇气并没有被这桩惨案所动摇。她穿着蓝白相间的宽大的晨服,身旁还放着一件镶有白色金属起的黑色餐服。

  她厌倦地说:“霍普金先生,所发生的事情我已经都告诉你了。你能不能替我重复一遍呢?不过,如果你认为有必要的话,我就再讲一次。他们去过餐厅了吗?”

  “我想还是让他们先听夫人讲讲为好。”

  “既然如此,我就再重复一遍,我一想到餐厅里的尸体,就感到非常恐怖。"她浑身颤抖,抬起手来挡住脸,这时宽大晨服袖口向下滑动,出她的前臂。福尔摩斯惊讶地喊道:夫人,您受伤不止一处!这是怎么一回事?

  红肿的伤痕。她匆忙地用衣服把它盖住。并且说道:“没有什么。这和夜里的惨案没有关系。你和你的朋友都请坐,我把一切都告诉你们。

  “我是优斯塔斯·布莱肯斯特尔的子。我结婚已经有一年了。我们的婚姻是不幸的,我想没有必要掩盖这一点。即使我想否认,我的邻居们也会告诉你的。对于婚后双方的关系,也许我也应负一部分责任。我是在澳大利亚南部比较自由、不很守旧的环境中长大的,这里拘谨的、讲究礼节的英国式生活不合我的口味。不过主要的原因是由另外一件人所共知的事情引起的,那就是:布莱肯斯特尔爵士已经嗜酒成癖,和这样的人在一起,哪怕是一小时,也会使人感到烦恼。把一个活泼伶俐的妇女整整夜地拴在他身边,你能想象出这是多么无法忍受的事吗?谁要是认为这样的婚姻不能解除那简直就是犯罪,是亵渎神圣,是败坏道德。你们荒谬的法律会给英国带来一场灾难,上帝是会制止一切不义行为的。”她从睡椅上坐直身子,两颊涨红,她的眼睛从青肿的眼眶里发出愤怒的光芒。那个神色严厉的女仆有力而又温和地把夫人的头部放回到靠垫上,她愤怒的高亢的说话声渐渐变成了激动的呜咽。停了一会儿她继续说:

  “昨天夜里,所有的仆人全象往常一样睡在这所房子新建的那一边。这栋房子正中部分包括起居室、它后面的厨房以及我们楼上的卧室。我的女仆梯芮萨住在我卧室上面的阁楼。这个正中部分没有别人住,无论什么声音都不会传到新建的一侧惊醒仆人们。这些情况强盗们一定都知道,否则他们决不会这样肆无忌惮。

  “优斯塔斯爵士大约十点半休息。那时仆人们都已经回到他们自己的屋子。只有我的女仆还没有睡,她在阁楼上自己的房间里,听候吩咐。在我上楼前总要亲自去各处看看是不是一切都收拾妥当了,这是我的习惯,因为优斯塔斯是靠不住的。我总是先到厨房、食起室、猎室、弹子房、客厅,最后到餐厅。我走到餐厅的窗户前,窗户上还挂着厚窗帘,我忽地感到一阵风吹到脸上,这才看到窗户还开着。我把窗帘向旁边一掀,呵,面竟站着一个宽肩膀的壮年人,他象是刚刚走进屋里。餐厅的窗户是高大的法国式的窗户,也可以当作通到草坪的门。当时我手中拿着我卧室里的蜡烛台,借着蜡烛的微光,我看见这个人背后,还有两个人正要进来。我吓得退后了一步,这个人立即向我扑来。他先抓住我的手腕,然后又卡住我的脖子。我正要开口喊,他的拳头便狠狠地打在我的眼睛上,把我打倒在地。我一定是昏过去了好几分钟,因为等我苏醒过来的时候,看见他们已经把叫佣人的铃绳断,把我紧紧地缚在餐桌一头的一把橡木椅子上。我全身被缚得很牢,一点也动不了,嘴里着手绢,喊不出声。正在这时我倒霉的丈夫来到餐厅。显然他是听到了一些可疑的声音,所以他是有准备的。他穿着睡衣和睡,手里拿着他喜欢用的黑刺李木。他冲向强盗,可是那个年纪较大的早已蹲下身子从炉栅上拿起了通条,当爵士走过的时候,他凶猛地向爵士头上打去。爵士呻一声便倒下了,再也未动一动。我又一次昏过去,我失去知觉的时间大概还是几分钟。我睁开眼睛的时候看到,他们从餐具柜里把刀叉拿出,还拿了一啤酒,每人手中有个玻璃杯。我已经说过,一个强盗年纪较大有胡子,其他两个是尚未成年的孩子。他们可能是一家人——父亲带着两个儿子。他们在一起耳语了一会儿,然后走过来看看是否已把我缚紧。后来,他们出去了,并且随手关上了窗户。又过了足足一刻钟我才把手绢从口里出去,这时我喊叫女仆来解开我。其他的仆人们也听到了,我们找来警察,警察又立即和伦敦联系。先生们,我知道的就是这些,我希望以后不要让我再重复这段痛苦的经历了。”

  霍普金问:“福尔摩斯先生,有什么问题吗?”

  福尔摩斯说:“我不想再使布莱肯斯特尔夫人感到不耐烦,也不想再耽误她的时间了。然后他对女仆说:“在我去餐厅以前,希望你讲讲你看到的情况。”

  她说:“这三个人还没有走进屋子,我就已经看见他们了。当时我正坐在我卧室的窗户旁,在月光下我看到大门那儿有三个人,但是那时我没有把这当回事。过了一个多小时以后,我听见女主人的喊声,才跑下楼去,看见这可怜的人儿。正象她自己所说的那样,爵士倒在地板上,他的血和脑浆溅了屋子。我想这些事使她吓昏过去,她被绑在那儿,衣服上溅了许多血点。要不是这位澳大利亚阿得雷德港的玛丽·弗莱泽女士,也就是这位格兰其庄园的布莱肯斯特尔夫人变得性格坚强,那她一定会失掉生活的勇气了。先生们,你们询问她的时间已经够长的了,现在她该回到自己的屋里,好好地休息一会儿了。”

  这个瘦削的女仆象母亲般温柔地把她的手搭在女主人肩上,把她领走了。

  霍普金说:“她俩一直在一起。这位夫人是由她从小照料大的,十八个月前夫人离开澳大利亚,她也随同来到了英国。她的名字叫梯芮萨·瑞特,这种女仆现在没处找了。福尔摩斯先生,请从这边走。”

  福尔摩斯表情丰富的脸上,原来那种浓厚的兴致已经消失了,我知道这是由于案情并不复杂,丧失了它的吸引力。看来事情只剩下逮捕罪犯,而逮捕一般罪犯又何必麻烦他呢?此刻我的朋友眼睛中出的烦恼,正象一个学识渊博的专家被请去看病,却发现患者只是一般疾病时所感到的那种烦恼。不过格兰其庄园的餐厅倒是景象奇异,足以引起福尔摩斯的重视,并且能够再度其他那渐渐消失的兴趣。

  这间餐厅又高又大,屋顶的橡木天花板上刻了花纹,四周的墙壁上画着一排排的鹿头和古代武器,墙壁下端有橡木嵌板。门的对面是刚才谈过的高大的法国式窗户,其右侧有三扇小窗户,冬季的微弱阳光从这里进来,其左侧有个很大很深的壁炉,上面是又大又厚的壁炉架。壁炉旁有把沉重的橡木椅子,两边有扶手,下面有横木。椅子的花棱上系着一紫红色的绳子,绳子从椅子的两边穿过连到下面的横木上。在释放这位妇人的时候,绳子被解开了,但是打的结子仍然留在绳子上。这些细节只是后来我们才注意到,因为我们的注意力完全被躺在壁炉前虎平地毯上的尸体吸引住了。

  一眼看上去,死者大约四十岁,体格魁梧,身材高大。他仰卧在地上,又短又黑的胡须中出呲着的白牙。他两手握拳放在头前,一的黑刺李木横放在他的两手上。他面色黝黑,鹰钩鼻,本来相貌倒还英俊,而现在却是面孔歪曲,狰狞可怖。显然他是在上听到声音的,因为他穿着华丽的绣花睡衣,腿下出来一双光着的脚。他的头部伤得很重,屋子里到处都溅鲜血,可见他所受到的那致命的一击是非常凶狠的。他身旁放着那的通条,猛烈的撞击已经使它折弯。福尔摩斯检查了通条和尸首。

  然后他说道:“这个上了年纪的阮达尔,一定是个很有力气的人。”

  霍普金说:“正是这样。我有关于他的一些材料,他是个很暴的家伙。”

  “我们要想抓到他是不会有什么困难的。”

  “一点也不困难。我们一直在追查他的去向,以前有人说他去了美国。既然我们知道这伙人还在英国,我相信他们肯定逃不掉。每个港口都已经知道了这件事,傍晚以前我们要悬赏缉拿他们。不过使我感到奇怪的是,既然他们知道夫人能够说出他们的外貌,并且我们也能认出他们,为什么他们还会做出这种蠢事?”

  “人们会认为,为了灭口,这伙强盗准会把布莱肯斯特尔夫人死。”

  我提醒他说:“他们也许没有料到夫人昏过去后一会儿就又苏醒了。”

  “那倒很有可能。如果他们以为她当时完全失去了知觉,那他们也许不会要她的命。霍普金,关于这个爵士有什么情况吗?我好象听到过有关他的一些怪事。”

  他清醒的时候心地善良,但是等他醉了或是半醉的时候就成了个地道的恶魔。我说他半醉,因为他烂醉如泥的时候倒不多。他一醉就象着了魔,什么事都干得出来。尽管他有钱又有势,不过据我所知,社活动他很少参加。听说他把狗浸在煤油里,然后用火烧,而且狗是夫人的,这件事费了很大劲儿才平息下来。还有一次他把水瓶向女仆梯芮萨·瑞特扔去,这也惹起了一场风波。我们两人私下里说,总而言之,这个家没有他倒好。你在看什么?”

  福尔摩斯跪在地上,仔细观察缚过夫人的那红绳子上的结子,然后又细心地检查强盗拉断了的那一头绳子。

  他说:“绳子往下一拉,厨房的铃声应该是很响的。”

  “没人听得到。厨房在这栋房子的后面。”

  “这个情况强盗怎么会知道的呢?他怎么敢不顾一切地拉这铃绳呢?”

  “福尔摩斯先生,你说得很对。这个问题,我也反复地考虑过。强盗一定很熟悉这栋房子,熟悉这里的习惯。他肯定知道仆人们睡觉较早,知道没人能听到厨房的铃声。所以他准和某个仆人有勾结。这是显而易见的。可是仆人有八个,而且全都行为端正。”

  福尔摩斯说:“如果每个仆人的情况都基本一样,那就要怀疑主人向她头上扔过水瓶的那个。可是这样就会怀疑到那个女仆所忠心服侍的女主人身上。不过这一点是次要的,你抓到阮达尔以后清同谋大概就不难了。夫人所讲的情况需要证实,我们可以通过现场的实物来证实。"他走到窗前,打开那扇法国式的窗户,看了一看说:“窗户下的地面很硬,这里不会有什么痕迹。壁炉架上的蜡烛是点过的。”

  “对,他们是借着这些蜡烛和夫人卧室的蜡烛光亮走出去的。”

  “他们拿走了什么东西?”

  “拿的东西不多,只从餐具柜里拿走了六个盘子。布莱肯斯特尔夫人认为优斯塔斯爵士的死使强盗们惊慌失措,所以来不及抢劫,不然的话,他们一定会把这栋房子劫掠一空。”

  “这样解释很有道理。据说他们喝了点儿酒。”

  “那一定是为了镇定神经。”

  “正是。餐具柜上的三个玻璃杯大概没有移动吧?”

  “没有动,还象原来那样放着。”

  “我们看看。喂,这是什么?”

  三个杯子并排在一起,每个杯子都装过酒,其中一个杯子里还有葡萄酒的渣滓。酒瓶靠近酒杯,里面还有大半啤酒,旁边放着一个长长的肮脏的软木。瓶的式样和瓶上的尘土说明杀人犯喝的不是一般的酒。

  福尔摩斯的态度突然有了改变。他的表情不再那样淡漠,我看见他炯炯有神的双眼迸出智慧和兴奋的光芒。他拿起软木,认真地察看着。

  他问:“他们怎样拔出这瓶的?”

  霍普金指了指半开的抽屉。抽屉里放着几条餐巾和一把大的拔钻。

  “布莱肯斯特尔夫人说没说用拔钻的事?”

  “没说,想必是这伙强盗开酒瓶的时候,她已经失去了知觉。”

  实际上他们没有用拔钻。用的可能是小刀上带的螺旋,这个螺旋不会超过一英寸半长。仔细观察软木<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 WwW.UaIxs.cOm
上一章   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   下一章 ( 没有了 )
最后致意恐怖谷巴斯克维尔的失去的世界四签名赎罪迷局深夜鸣响的一不可能幸存血字的研究
《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侦探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最新章节格兰其庄园的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免费阅读首选之站,归来记(福尔摩斯探案集)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