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静静的辽河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6-29  字数:4958 
上一章   下部第77章    下一章 ( → )
“啊…我的宝贝姑娘,来,陪老爸喝,喝,喝一杯!”大酱块兜里的钞票被蓝花无情地搜刮一空,昏暗的灯光之中,蓝花细的白手美滋滋地捏着哗哗作响的钞票,早已醉成烂泥的大酱块放肆异常地搂着蓝花的玉颈,手中的酒杯哆哆嗦嗦地移到蓝花的嘴边。

  在外面喝得面红耳赤的蓝花,一边胡乱往罩里着钞票,一边张开小嘴,咕噜咕噜地咽着猪血般的酒水,由于杯口宽大而嘴巴狭小,滚滚红通通的酒顺着蓝花的下颌缓缓下,沿着微热的玉颈,汨汨地渗进被蓝花松开的罩里。

  我的神志愈加模糊起来,望着眼前过份亲热的父女俩,我转过身去,身子一瘫,脑袋向后一仰,咕咚一声,栽倒在长沙发的转角处。啪…墙壁上的开关被我的后脑不偏不倚地撞灭掉,空旷的客厅顿然一片漆黑,随即又可怕地沉寂起来,而我的心境比客厅还要阴暗一万倍。

  “唏…唰…唏…唰…哧…啦…哧…啦…嘻…嘻…哟…唷…哎…啊…哦…唔…”在这不详的、肮脏的沉静里,在这令人眩晕的恍惚之中,从漆黑的对面,传来细微的,却是让我心颤的宽衣解带的唏唰声,以及大酱块和蓝花会心的调笑声。

  我悄悄地挪动一下体位,被酒灼肿的眼偷偷地扫视过去。黑暗之中,在洁净的、反着幽幽微光的地板上,一对赤身体的男女哼哼唧唧地搂抱在了一起,让我瞠目结舌地晃动着,那份朦胧,好似梦境中的幻觉在作崇,那份既清晰可视又模棱糙滥之感,恰似民间的皮影戏。

  “嘻…嘻…”我正茫然地思忖着,这是沉醉之后的梦噫,还是不可回避的现实?突然,幽暗之中,蓝花在大酱块面前那特有的,撒娇般的媚笑,一声紧接一声地灌进我的耳朵里。

  “嘻…嘻…傻…爸…”

  随即,又传来大酱块用厚嘴肆意亲吻女儿的咂咂声,以及公猪配时才会发出的那种得意的、原始的嘶鸣声:“哟…噢…唷…呀…”

  “嘻…嘻…傻爸,轻点哦,把我的咂咂叼得好痛哦,哟啊,傻爸,你干么啊,别这么使劲呕哟,呕得好痛哟!”

  “唔…嗯…啊…啊…真香啊。”眼前模糊不清的皮影戏更加秽地表演起来,蓝花尽力推搡着模糊的黑熊掌,昏昏然中,硕大的、严重变形的酱块脑袋以蒙太奇的效果不可思议地、虚无飘眇地飞落在蓝花那柔光暗弱的细腿上,可怕的厚尤如一只空前巨大的,极其赅人的血鬼,吧叽一声紧贴在娇的白上。

  哧…溜,呱…叽,呱…叽,哧…溜…“啊,真甜呀,真香啊,啊,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听到大酱块一声紧似一声穿心撕肺般的“荣光嘶噫哒!”的狂吼,我彻底的麻木了,周身剧烈地震颤起来,渗的热血熊熊地燃烧起来,我怒火万丈地瞪着被烧灼得又红又肿的眼珠,心中忿忿地咒骂着:畜牲,畜牲!

  我一边恨恨地骂着,一边伸出手去,抓住近在咫尺的畜牲,然后,挥起铁拳,将大酱块无情地击个粉碎。可是,无论如何努力,我的手指尖却永远也触碰不到大酱块,我咧开干涩的大嘴,企图发出绝望的怒吼,可是,烈已经将我灼成哑巴,无论如何喊叫,却发不出任何声响来,我痛苦地咧着嘴巴,徒劳地伸展着手臂,拼命地挣扎着、挣扎着。

  绝望之际,更为可怕的一幕明晃晃地映现在我的眼前,只见可恶的血鬼幸福地呻一声,挂臭哄哄口的厚得意地吧嗒一声,松开蓝花那条早已被得一片狼籍的白腿,然后,黑熊掌轻轻一抬,秽无比地拍打着蓝花小巧可爱的圆股,蓝花则嘻嘻一笑,泛着滚滚臭的双腿放地曲起,光洁鲜的小便大大方方地展在大酱块糜糜的眼前。

  咦…我好生纳闷,这是怎么回事?都木老师的小便黑密布,向上,一直漫延到深不可测的脐眼,向下,直抵感酥麻的双股间,又团团簇拥着那令我永远心驰神往的菊花口,然后,又向左、向右,无休无止地延伸而去,只要都木老师扩张开白的,气滚滚的双腿,在肥硕的大腿内侧,横陈着密麻般的黑。可是眼前的蓝花的小便却让我极为吃惊:光溜溜地洁白一片,看不见一,哟,好一个天生的白虎也!

  咕…叽…我正痴呆呆地鉴赏着蓝花没有一,光溜溜的尤如小巧的白面馒头似的小便,突然,一胡罗卜般糙无比、生肮脏黑的大手指咕叽一声,凶狠异常地捅扎进香气的白馒里,而蓝花,则哎哟、哎哟地尖叫起来,秀丽的面庞登时渗出滴滴汗珠:“哎…哟…好咦,傻爸,你到是轻点抠哟!”

  你妈的!看到大酱块用生的大手指野地抠挖着蓝花可爱的小馒头,我顿时怒火中烧:你妈的,我的,我的,这是我的,这是属于我的小便,你凭什么说抠就抠呐!

  然而,纵使我喊破了咽喉,却依然发不出任何声响,身旁的大酱块似乎根本没有看见我,依然喜不自胜地,咕叽、咕叽地抠捅着蓝花的小便。我愤怒到了极点,艰难地伸出手去,企图拽住大酱块的手指,将其从蓝花的间,推搡出去,可是,不知怎么搞,无论我怎样努力,却说什么也抓不到大酱块的手指。

  “唔…呀…”大酱块终于出水淋淋的脏手指,大嘴一张,吧嗒一声含住沾蓝花爱的手指头,津津有味地品偿起来:“真香啊,真好吃啊,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突然,但只见,咕咚一声,奇丑无比的大酱块重重地砸击在蓝花娇无比的小馒头上,着滚滚臭气的大嘴巴尤如蝇逢遇血腥,吧叽一声,便死死地含住蓝花那两条莹光闪亮的小片,那厚厚的,泛着让我呕吐的,点点颗粒的大舌头,好似一条讨厌透顶的虫,让我心颤不已地爬卧在蓝花的小馒头上,贪婪地着、着,发出吱吱吱的细响,啊,太可怕了,可丑恶了,我默默地念叨着,绝望的心在滴哒滴哒地淌着鲜血。

  大酱块那虫般的大舌头一边继续着蓝花的白馒头,同时,又用黑沉积的大手指,将白的、水汪汪馒头无情地从正中央拽拨开,随着吱啦一声令我心碎的脆响,白面馒头立刻咧开一道红通通的隙,蓝花轻轻地呻一声,从那条细细的红之中,缓缓地泛起点点滴滴的血渍。

  大酱块见状,嘴里的虫立刻停止了,一对的眼珠一动不动地盯着瓣扯开的红,瞅着瞅着,大酱块由衷地赞叹一声,口中那条挂蓝花爱虫立刻滴淌出串串馋丝,顺着下,不可自制地滴哒到蓝花那美不可言的红里。

  “喔…啊,真美啊!真馋死我喽…”

  话没说完,大酱块深深地低垂下来,让我作呕的虫非常准确地探进那条可爱的,在黑暗之中晶晶发光的红里,笨拙的虫一次又一次,让我无比讨厌地卷曲着,将红里里那股股清醇的爱,一滴不留地到口腔里,又咕噜咕噜地咽下去。

  “真…甜…啊…哇,好甜啊!”“嘻嘻,傻爸!”大酱块幸福地仰起,吐着让我厌恶到极点的虫,美滋滋地回味着蓝花的爱,突然,蓝花撒娇般地并拢住双腿,大酱块有些失望地望着宝贝女儿,同时,生硬地扳扯着蓝花的大腿:“姑娘,姑娘,好姑娘,让爸爸再尝尝吧!”

  “呶。”蓝花小嘴一撇,雪白的小手往大酱块面前一伸:“呶,想尝,给钱!”

  “嗨…”大酱块闻言,黑熊掌一扬,立刻让我非常费解地,变魔术般将花花绿绿的钞票,展现在蓝花的面前,蓝花顿时乐得直拍小手,双腿地分叉开:“太好了,太好了,我喜欢,我喜欢,我就喜欢钱,钱,钱!”

  “喜欢么,嘿嘿,这还有!”

  只见黑熊掌得意地又是一扬,大额的钞票尤如雪片般地在蓝花光鲜的体上纷纷扬扬地飘散开来,又哗哗啦啦地滚落在白体上,蓝花见状,一个鲤鱼打坐起身来,忙不迭地拣拾着一张又一张的大额钞票,而大酱块,则乘机搂过蓝花鲜的小股,吐出肮脏不堪的虫,肆意亲吻着、着:“喔哦,喔哦,真香。”

  “嘻嘻。”蓝花的小手快速地拣拾着,黑暗之中,一把拽住大酱块那条奇丑不堪,向上高高撅起的大,蓝花正开,大酱块立刻堆起笑,咕咚一声,站起身来,握住大在蓝花的眼前得意地炫耀着:“嘿嘿,姑娘,爸爸的大巴好不好看哟?”

  “好看。”蓝花一边继续拣拾着钞票,一边心不在焉地应承着。

  早已按奈不住的大酱块一把拽住蓝花有些蓬的秀发,将硬梆梆的大送到蓝花的嘴边:“姑娘,先别拣喽,不就是钱么,爸爸有的是,先别忙着拣了,这些钱都是你的,没人跟你抢的,来,给爸爸啯啯大巴吧,爸爸的大巴鳖得好难受哦!”“臭…”蓝花拼命地摇晃着脑袋瓜,双手胡乱抓摸着,示图拣起一张钞票来,大酱块则不容说分地将大进蓝花的小嘴里,非常大度地说道:“姑娘,给爸爸好好啯啯,爸爸还有钞票呐,你看。”大酱块的另一只黑熊掌再次扬起,哗啦,又让我不可思议地飘出雪片般的大额钞票,蓝花乐得心花怒放,小嘴一边乖顺地着大酱块的,两只小手依然一刻不停地拣拾着身下的钞票。

  “真舒服啊!”大酱块又高高地仰视起来,闭着眼,幸福无比地享受着女儿蓝花的小嘴和舌,糙的大在女儿的嘴里放纵地送着,发出让我心碎的吱啦声。

  很快,在蓝花卖力的之下,大酱块再也按奈不住,大呼地从蓝花的小嘴里拽拉出来,黑熊掌一推,毫无准备的蓝花咕咚一声,仰面躺倒下来,大酱块则以迅猛的奇速,跪在女儿的间,黑黝黝的大股断然一抖,硬的大哧溜一声,大大方方地进亲生女儿的里,让我瞠目结舌地搅拌起来。

  黑乎乎的无情地捅扎着白,一黑,一白,一丑,一美,一老,一,极不合谐地织在一起,形成一幅旷世难得的、丑陋不堪的、伦常倒错的怪诞画卷。

  “蓝…花…蓝…花…”

  望着眼前这荒唐可的一幕,望着即将属于我的白被大酱块野地捅扎,绝望之下,我只能木然地呼唤着,却依然发不出任何声响。

  蓝花柔顺地仰躺着,脑袋瓜不停地左右扭动着,只要发现哪里有散落的钞票,便伸出手去,尽力地抓拣起来。一张钞票飘落在我的手边,蓝花转过头来,伸出小手便抓拣,怎奈手臂过短,数番努力,都没有抓到钞票,抓着,抓着,蓝花终于发现了我,冲我不停地喊叫着,似乎让我帮帮她。

  我愁苦着脸,指尖轻轻一探,将钞票推向蓝花,同时,嘴里依然呼唤着:“蓝…花…蓝…花…”

  “哼。”蓝花终于听到我的呼唤,一边继续抓拣着永远也抓拣不尽的钞票,一边冲我嘀咕道:“喊什么喊啊,我不是早就跟你实话实说了么,我已经不是处女了,你不是也明确表态了么:<5-1-7-z。c-o-m>不在乎我的过去!哼,怎么,我跟老爸作爱,你受不了啦?哼,实话告诉你吧,我跟老爸早就好上了,已经不是一天两天喽,有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呐!”

  “蓝…花…蓝…花…”

  “哼,你还有完没完啊,瞎喊个啥啊,你以为你是个什么好东西么。”突然,蓝花那俏丽的面庞再次出神秘的、让我永远心神不定、猜摸不透的冷笑来,继尔,她不再理睬我,而是抱住哼哼唧唧的大酱块,甜美的小嘴在大酱块的耳畔轻轻地嘀咕起来。

  “啥…”蓝花刚刚咬着大酱块的耳朵嘀咕几句,正专心致志地捅扎着亲生女儿的大酱块,杀猪般地吼叫起来,他一把推开娇滴滴的女儿,好似疯熊般地向我猛扑过来:“什么,什么,你,小子,把我老婆给了!”

  “啊…”还没容我全然反映过来,铁钳般有力的黑熊掌已经无情地掐捏住我的脖胫:“他妈的,好小子,你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啊,趁我在部队服役的机会,你他妈的替代了老子的位置,起我的老婆来喽,他妈的,老子非得掐死你,掐死你。”

  “啊…”我的双手本能地拽扯着铁钳般的黑熊掌,挣扎之中,啪啦一声,我的肘部撞击到一块东西,我抓过来一看,原来是大酱块的手提电话,我紧紧地将其握在手里,不顾一切地击打着大酱块,同时,拼命地呼喊着:“救…命…啊,救…命…啊,救…命…啊…”  wWW.uaIXs.cOm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
《静静的辽河》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两性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77章的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静静的辽河免费阅读首选之站,静静的辽河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