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静静的辽河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静静的辽河  作者:不详 书号:4587  时间:2014-6-29  字数:5046 
上一章   下部第80章    下一章 ( → )
在星级宾馆十八层的豪华餐厅里,烟雾缭绕、乐曲声声、人声鼎沸、高朋座,正唧唧咂咂地上演着一场嘈杂不堪,混乱无比的、结婚庆典的闹剧。

  衣着笔而身材却又干又瘦,脸涂油抹粉的司仪手持着麦克风,扯着让我讨厌的公鸭嗓子,不遗余力地、大声小气地、滔滔不绝地油嘴滑舌着:一会科打混地愚一番各方宾朋;一会煞有介事地与双方的家长调侃一阵;一会又不怀好意地冲我挤眉眼,极尽挖苦之能事,尽一切可能地,让我在众人面前出乖丑。

  在公鸭嗓东拉西扯之下,大酱块堆着让我作呕的、假惺惺的微笑,喜滋滋地走到我与蓝花面前,伸出绒密布的黑熊掌,生硬地握住我哆哆发抖的双手,神秘莫测地,却是一字一顿地冲我说道:

  “啊,我的好女婿,多年来,在我无私的关怀和呵护之下,我的宝贝千金…蓝花,终于幸福地、健康地长大成人了,今天,是我宝贝姑娘大喜的日子,我真是激动万分,感慨万千啊。我的好女婿啊,从今天开始,就由你来照顾我宝贝姑娘…蓝花的生活啦。在此,我郑重宣告:照顾我姑娘今后的生活,这个光荣的、伟大的、艰巨的任务,从我的手中,正式转交给你…我的女婿了!”

  哗…听到大酱块郑重其事的宣告,四周更加嘈杂起来,纷纷向我和蓝花投来或是热烈的、或是迷茫的、或是神秘的、或是冷漠的、或是妒忌的目光,同时,相互之间不停地头接耳着,继尔,又神秘莫测地指指点点着。

  “嘿嘿。”理解力和想像力永远都是极为丰富的公鸭嗓司仪闻言,一把拽过蓝花细白的小手,将我的大手掌按在上面:“哝…拿着,新郎官,这是岳父大人交给你的接力!”听到大酱块以及司仪的话,我低下头去,望着蓝花的白手,心头不一颤:这,就是大酱块交给我的…光荣的、伟大的、艰巨的接力么?

  “新郎官。”司仪拍拍我的手面,打断我的思忖:“今后,你可一定要握好这个接力哦,不要让你岳父大人失望哦!”“嗯?”我茫然地握着蓝花的小手,感到空前的尴尬和沉重,我将疑惑的目光不由地转向身旁的都木老师,而都木老师却让我更为尴尬地扭过头去,有意避开我的目光。

  唉!我暗暗地叹息一声,偷偷地扫视一眼花枝招展的蓝花,蓝花见状,狡猾地耸了耸娇柔的双肩,神秘地起眼睛,冲我不怀好意地一笑,同时,又撇了撇腥红的小嘴,可爱的小鼻孔让我捉摸不透地哼了一声。我茫然地抬起头来,突然,对面的大酱块正用热切的目光心有不甘地盯视着自己的宝贝千金,而蓝花则悄悄地冲大酱块眨巴着双眼,回以娇嗔的微笑,薄薄的舌调皮地着红

  “哇…噢…哟…”

  新婚之夜,在装饰奢华的新房里,早已卸掉浓妆,掉婚纱的蓝花兴奋难当地坐在宽大的席梦思垫上,细白的小手不停地抓拾着皆是的红纸包,一块一块地拆开,每当看到一叠叠崭新的钞票时,蓝花的脸上立刻现出幸福的微笑:“哇,真多啊。”说完,蓝花极为娴熟地将一张张钞票梳理得板板正正,小心奕奕地到精致的皮包里,然后又拣起一块红纸包:“唷…这个,更多哟!”

  “哈,壹仟圆啊!”“嘿嘿,好多的钱啊。”

  我无打采地坐在沙发上,望着蓝花如痴如醉地数点着一张张大额钞票,我不由得又联想起梦境里那可怕的一幕,赤身体,光光溜溜的蓝花,被亲生父亲大酱块禽畜般地在身下,黑的大快地捅着宝贝女儿的小,而蓝花则放地叉着大腿,任由生父大酱块无情地捅和肆意的抓摸,两只细白的小手毫无羞感地拣拾着散落在身旁,一张又一张花花绿绿的钞票,与眼前心花怒放地数点钞票这一幕,是何等的相像啊!

  “蓝花。”想到此,我突然掐灭烟蒂,站起身来,悄悄地走到边,将纷纷的红纸包,推向角处,大手掌轻柔地拍拍蓝花的细肩,心中暗想:他妈的,今天夜里,老子要验证一下,看看你到底是不是梦境中的那样…天生的白虎!

  “嘿嘿。”蓝花转过头来,冲我淡淡地一笑,然后,又顽皮地吐了吐红通通的小舌头:“干么?嘿嘿,急皮猴!”说完,双肩不耐烦地轻轻一扭,又埋头数点起来。

  我身子一瘫,咕咚一声,坐在蓝花的身旁,大的手掌抓过蓝花的手臂,轻薄地按着,与都木老师有所不同的是,蓝花的肌肤不仅白,还极其的细滑,在柔和的灯光下,泛着纸一般的惨白,抓在手掌之中,软软乎乎,酥酥腻腻,感异常,甚是招人喜爱,摸着摸着,我竟不自觉地张开嘴巴,得意忘形地啃咬起来,硬的胡茬所过之处,哧哧地拉起一道又一道细微的痕迹。

  蓝花忍耐不住地嚷嚷起来:“哎哟,好扎哦!去,去,老公,等一会,等一会,等我把钱整理整理的啊,急得是个啥啊,我已经是你的媳妇啦,想玩,时间有的是啊,去,去,别烦我!”

  听到蓝花的嚷嚷声,我非但没有停歇下来,反而变本加厉起来,热烘烘的手掌哧溜一声,便轻而易举地探进蓝花可爱的间,哇,我心中惊呼起来:真的没啊,真是一只天生的白虎啊,想到此,我俯下身来,用手指尖拨开蓝花小巧感的内,一双眼一眨不眨地凝视着。

  蓝花嘻嘻一笑,一边继续数点着钞票,一边大大方方地叉开了大腿:“嘻嘻,看吧,看吧,反正也是你的啦,愿意看,就看个够吧!”

  望着眼前光溜溜的小便,我再次陷入无尽的沉思之中:蓝花的小便竟然与梦境中的一模一样,难道,这仅仅是巧合么?我一边苦苦思忖着,一边轻轻地拨开白的小馒头,里面充着一块又一块淡粉,泛着晶莹的柔光。

  我的指尖轻轻地捅进去,蓝花微微叹息一声,很快又平静下来,依然专心志致地数点着钞票,我的手指继续探着,同时,左右开弓地触撞着细滑的块,渐渐地,蓝花放纵地呻起来,呼吸也急促起来,乖乖,她终于放下钞票,垂下头来,咧着小嘴:“哎…哟,唷…呀。”

  我的老天爷,蓝花的呻声,也与梦境中的完全相同,我更加迷茫起来:那天深夜,到底是梦臆,还是现实呐?

  “嘻嘻。”蓝花哼哼数声,便伸出小手,双腿一抬,哧啦一声,将小巧的内,麻利地拽扯下来,光鲜的小便完全彻底地在我的眼前,我浑身猛然一颤:哈,好漂亮的小便啊!我激动万分地站起身来,忙不迭地褪掉子,坚硬的可笑地向上勾弯着,头扑楞楞地摇晃着,蓝花见状,小嘴一撇,扑哧一声笑了起来,小细手调皮地拍打着我的硬:“嘿嘿,好大的巴啊!”蓝花握住我的认真地审视了一番,手指尖老道地刮划着青筋暴突的皮,顿时搞得我奇难奈,油然产生一种强烈的入感,铁般的大本能地向前送起来。蓝花嘻嘻一笑,白的小手巧妙地挡住行将撞到头,同时,老练地叉开大腿,将雪白的小便主动探送到我的面前。

  看到水灵灵的、没有一的小便,我兴奋得周身泛起层层细微的颗粒,赤的下身不由得又向前挪动一下,双膝紧紧地贴在铺边,两只大手地握住蓝花两腿腻的白腿,头对准蓝花微微闭合着的小便正进去,蓝花却伸过小手,娴熟地抓住我的,将头在白馒头上轻轻地划抹数下,然后,细的小馒头向前一,只听哧溜一声,便深深地含住我的

  看到蓝花这一连串的动作,我不由得地联想起了都木老师,在那个难忘的、温馨浪漫的夏夜里,我与都木老师一边情意绵绵地沐浴着,一边放纵无边地着,蓝花这番动作,与都木老师完全一样,真是有其母,便有其女啊!

  咕…叽…咕…叽…咕…叽…我拽着蓝花的大腿,快速而又有力地捅着蓝花的小馒头,着,我有些纳闷:蓝花的小馒头看似又圆又紧,可是,一挨入其间,却让我非常失望地感觉着又松又驰,每当探入之中,那块块仿佛故意躲避般地纷给闪向一旁,发出微微的、极不友好的吱吱声。

  我极为费解地,小馒头顿然口大开,形成一个淡纷的、狭窄深遂的长管。我一只手拽住两个极为细小的片片,另一只手双指并拢,深深地探进去,狠狠地抠搅起来,感觉更为松驰。

  蓝花哦哦地呻起来,白股放地扭动着,双眼美滋滋地望着我,那得意的表情,似乎在说:老公,怎么样,我虽然已经不是处女,可是,我的小吧,好白吧,起来好舒服吧!望着望着,蓝花自豪地收缩起小便,死死地夹裹着我的手指。

  望着蓝花这副态,一股无名之火突然袭上我的心头:小,你的这个看似漂亮,起来却又松又垮的小便,一定被你老爸不止一次地狂过吧,否则,如此年轻,怎么会这般地松驰呐!

  咕…叽…咕…叽…咕…叽…想到此,我呼地一声出手指,忿然顶进蓝花的里,报复般地狂捣起来,同时,双手生硬地扒拽着柔的小馒头,怒气冲冲地掐拧着,蓝花急促地息着,小手拼命地推搡着我的大手掌:“哦…呀,啊…唷,老公,轻点,轻点哦,死我了!”

  他妈的,老子就是要死你!我心中恶狠狠地咒骂着,大无情地狂着蓝花的小馒头,强劲有力的大手掌不耐烦地推开蓝花的小手,更加凶狠地掐拧起来。

  面对这凌辱般的举动,蓝花却停止了抵抗,她那细白的小手糜地扒开自己的,泛着汗渍的面庞尽力地抬起,亮晶晶的双眼一眨不眨地盯着白馒头,默默地观察着的狂捅滥,时而,将目光移向我,刁顽地挤眨着:“哇-…哦,好有劲啊,好啊,好硬啊,死我喽!”说着,蓝花用手指尖轻轻地拽扯着早已被我的撞得又红又肿的小球:“唉…呀,老公,我的小豆,都让你给撞木喽!哦…唷,哦…唷!”

  咕…叽…咕…叽…咕…叽…,我死你!我继续默默地咒骂着:他妈的,小,我死你。

  啊…骂着骂着,我突然感叹起来:哈,大酱块交给我的接力,虽然松点、垮点,起来却好过瘾、好过瘾啊!嘿嘿,大酱块交给我的接力,真是意义深远啊,自己的亲生女儿被他够了,然后,就像甩只破鞋似地甩给我了,我接过来继续,虽然有种当王八的辱感,可是,从其种角度上来讲,却是好剌、好剌啊!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荣光嘶噫哒!

  咕…叽…咕…叽…咕…叽…带着这种莫名的、怪诞的足感和剌感,我的近乎疯狂地撞击着蓝花的小便:,小,我死你,我完你妈,再你,有召一,我一定把你们娘俩到一起,来个一勺烩!

  “啊…啊…啊…”我一边野地着,一边闭着双眼,海阔天空地想像着同母女俩人那更为过瘾、更为足、更为剌场景,想着想着,便不可抑制地产生了望,我牲畜般地吼叫着,一滩汹涌而出,呼呼地倾进蓝花的里,蓝花无比幸福地嘿嘿一笑,小手指反复地点划、涂抹着缓缓返出来的残,望着她那不以为然的态,我心中暗想:如果也能像新三婶那样,将大酱块与我的同时倾进蓝花的里,那可再热闹不过了!

  叮呤呤,叮呤呤,叮呤呤,我正望着蓝花淤,不着边际地思忖着,突然,头柜上的电话急促地叫嚷起来:“喂,哦,舅舅,什么事!”

  “快。”话筒里传来大酱块讨厌的公鸭叫:“快,赶快收拾收拾,出车!”

  “舅舅,这么晚了,去哪啊?”

  “朝鲜!”

  并不快乐,更谈不上幸福的新婚之夜,刚刚开始,就被大酱块那野的公鸭嗓给搅黄了局,我周身乏力地跟在大酱块的股后面:“舅舅,三更夜的,去朝鲜干什么啊?”

  “嗨,有事呗。”大酱块毫无耐心地嘟哝着:“省长交给了我一项光荣的任务,我必须尽快、圆地完成!”

  “可是,明天早晨再去,也来得及啊!”“少废话,让你走,你就走!”

  我不敢再作声,闷闷不乐地钻进车里,从额头前的小镜子里,偷偷地窥视着身后的大酱块,发觉他的表情极为沮丧,大酱块般的脑袋泛着可怕的光,一双混沌的眼睛充了莫名的忿恨:“走,快点走啊!”“好的,舅舅,马上就走!”

  在大酱块的催促之下,我岂敢怠慢,呼地一声,开足了马力,小汽车一头撞进茫茫无边的长白山里。  WwW.UaIxS.CoM
上一章   静静的辽河   下一章 ( → )
私生女伊怜艾维文集儿子的遗传妈妈性奴史人妻的圈套我和未婚妻小我和母亲的故神秘的妈妈妈妈不堪回首送绿帽给男友
《静静的辽河》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两性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静静的辽河最新章节下部第80章的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静静的辽河免费阅读首选之站,静静的辽河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