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清爽干净的献给哥哥文字章节在线阅读
友爱小说网
友爱小说网 军事小说 现代文学 经典名著 灵异小说 武侠小说 科幻小说 网游小说 穿越小说 同人小说 诗歌散文 重生小说 全本小说
小说排行榜 仙侠小说 两性小说 历史小说 言情小说 玄幻小说 官场小说 侦探小说 竞技小说 幽默笑话 综合其它 都市小说 伦理小说
好看的小说 群爱人生 献给哥哥 百美娇艳 女王时代 娇妻养成 人间四月 桃花多多 梅开二柱 女扮男装 山中小屋 家教情事 故乡的雪
友爱小说网 > 两性小说 > 献给哥哥  作者:俊彦 书号:15699  时间:2015/10/24  字数:7838 
上一章   第八章 爱与真实    下一章 ( → )
第八章 爱与真实

  回到家门前时,看见园子站在门口。

  “啊!俊彦少爷!不好了!事情不好了!”从她恐慌的样子看来,我想一定是发现康之叔父的死了。

  “嗯,我晓得,是康之叔父的事吧?”

  “不是,是晋吾少爷!晋吾少爷被刀刺死了!”你说什么?晋吾被刺死了?那…该不会…

  “现在屋里成一团,静子夫人和长谷川先生都在客厅内,我,才刚发生那种事,不知道该怎么办…”

  “小望呢?”

  “找遍全家都找不到她!”果然,小望说她的身体污秽,其实有双重的意义,素描簿上的红字,恐怕是用晋吾的血写成的,也就是说…“您们后来怎么样了呢?茉莉香小姐呢?那男人呢?”

  “茉莉香离开了,康之叔父掉到断崖下摔死了…”

  “真的啊,可是怎么办啦?来打工竟然卷入这种事件,真是太可怕了!”

  “园子,冷静一点!总之,先连络医院。”

  “试过了,可是电话不通,没办法和外界连络!”

  “啧!屋漏偏逢连夜雨,没办法,园子,麻烦你到附近邻居家借电话,然后你先回自己的家,在事件结束后不要回来,知道了吗?”

  “好,好的!那么我走了,其他的事就麻烦您了!”园子急忙向外头跑。

  我再次凝视这栋宅邸,这个家,到底要奉献出多少条人命当祭品?从最初的伊吹公主开始,随后的八百年也称不上平安;即使到了现代,姑且不论我的双亲和康之叔父都是横死,就连高野先生、晋吾、和小望也是不正常,我不认为高木原家受到诅咒,全都肇因于人类的自私。

  假如是昨天的我,一定会什么也不做,就此逃离吧?但现在的我不同了,我要留在这里,直到找出茉莉香所说的真实为止。

  我深了一口气,紧握住小望的素描簿,走进大门。

  如园子所说,客厅中横躺着死去的晋吾,一旁跪坐着哭叫的叔母,还有表情沉痛得叫人意外的长谷川。

  琴美不在还能理解,不知为何不见澄江的踪影。

  “晋吾!晋吾!睁开眼楮,睁开眼楮!”

  “你不能死!你不能先离开妈妈!”叔母已陷入半狂状态,着刀的晋吾,一动也不动地躺在她的臂弯中。

  “晋吾他,已经?”长谷川无言的点头。平一副扑克脸的他,也会像自己的儿子死去般表现出内心的感情哪。

  “谁?是谁干的!我不饶他!我绝对会要他偿命!”我开始考虑,要不要让她们看手上的素描簿,上面有以晋吾的鲜血写成的“再见”这是再悲惨也不过的下场。

  可是,晋吾的死我也有责任,如果他找我商量的时候,我能认真一点开导他的话…如果目击晋吾侵犯小望的时候,我能够出面阻止的话…可是,我连小望的命都救不了。

  茉莉香,求求你,给我力量。

  “杀害晋吾的人,多半已不在这世上,我想,一定是她被晋吾强暴后太过痛苦,一时冲动而做出这种事…”素描簿给予她们的刺太强了,总之我抓住重点,约略说明经过情形。

  “什么?你说什么?难道是…”叔母缓缓站起身,似乎终于理解了我所说的话。

  “小望?小望杀了晋吾?是真的吗?”

  “虽然很残酷,但恐怕不会错。”

  “小望,你这受诅咒的魔女!竟然杀了我最心爱的晋吾!如果没有收养她的话,如果没有收养那不祥的魔女,受诅咒的恶魔之子的话…”小望,是被收养的?怎么回事?不是她的孩子吗?

  “你到底在说什么?”

  “说什么?斧人哥哥,是你拜托我的!到现在还问我!哇,哇啊!你,你不是斧人哥!?”

  “是啊,我是俊彦,斧人是我父亲。”也许由于打击太大了,让她的记忆产生混乱,可是,她说父亲拜托她什么?叔母以怀疑的眼光盯着我看,嘴角凶恶地歪曲。

  “俊彦?啊哈哈!就是我所宰杀的第一个烂货所生的小鬼吗?呵呵呵,就连第二个烂货,也和斧人兄一起被送上西天了!”

  “静子,够了,他什么都不知道!”长谷川制止她。他说我不知道什么事?

  “是吗?哼哼,那又怎么样!”她的眼神充憎恨和愤怒,内心中似乎有东西正在以可怕的速度增加。

  “就是因为你来了,一切才全都变了!没错!你不该回来!你不该来到世上!一切都是你的错!”激动的叔母,从晋吾的体上拔出小刀,将刀刃指向我。

  “给我消失!给我从世上消失!你不应该存在这世界上!”

  “静,静子!你别冲动!”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她带着明确的杀意,朝我勐冲过来,迸发的怨恨情感,化做憎恶的咒文直击我的耳中。

  “我要杀了你!杀死你!杀死你!”我赶紧奔出走廊,遇见牵着琴美的手的澄江。

  “哥哥?”琴美不可思议地睁大了眼。

  “俊彦少爷,这边!不快点逃的话后果会不堪设想!”澄江的声调中,已不复见昨夜之前的哀怨,似乎已从康之的咒缚中解放,回复了原来的自己。我被她催促着,匆忙跑向她所指的方向。

  奔出屋外的我们,在澄江的前导下登上山路。

  我牵着痛苦息的琴美的手,询问澄江。

  “要上哪儿去?”

  “别问,跑快点!”她斩钉截铁地说道,更加快了速度。

  “琴美,再跑快一点,就算辛苦也要忍耐!”

  “哈啊,哈啊,嗯,琴美和哥哥在一起就不在乎…”

  “她们追来了!快跑!”回头一看,叔母握着沾血的小刀,以恶鬼般的气势紧追不舍。长谷川也随后追来。虽然爬坡对孱弱的琴美来说太辛苦,但性命比一切都重要,我鼓励着琴美,在澄江的前导下继续向前跑。

  澄江在途中跑入林径,进入森林的更深处。

  尽管感觉生命受到严重威胁,我仍眺望着过视野的三天古木,注意着琴美的唿,感受着她肌肤的温暖。我的意识开始徘徊在过去与现在,以及梦境与现实之间的暧昧境界。

  不知何时,我们踏上森林内部一条不可思议的整齐林道。澄江毫不犹豫,不断向林道深处跑去,我和琴美一起拼命追在她的身后。

  不久,深邃的森林唐突地出现终点。

  宛如童话描写一般,美丽的风景在眼前展开。笼罩在灿烂的阳光中,微风轻摇着万紫千红的花朵,强烈的气味刺我的鼻腔,全身上下泛起舒适的晕眩感。一时间,这幅美景让我和琴美深深着

  “哈啊,哈啊,哇,好美…”彷佛是记忆中怀念的风景,对了,好像…

  “这里是…我小时候和琴美常来游玩的花田?”澄江沉重地对自言自语的我说道。

  “是的,而且是高木原家的财源,罂粟花田!”

  “罂粟花?罂粟,是大麻的原料吧?”

  “正是,高木原家从以前就从事罂粟花的栽培,和毒品有关的违法买卖,正是高木原家的事业!”我再次环视四周,这里确实是从前和琴美玩耍的地方。

  我们兄妹的乐园,竟是罂粟花田!?我们家一直从事毒品易,这,这令人太不敢相信了!

  “我晓得你不愿相信,但这是事实,高木原一族,向来以毒品所得来的莫大利益,支配着发绪岳村,村民们也收受高木原家的好处,共同保字这个秘密。就连这穷乡僻壤所建造的铁路,目的也是为了大麻的运输。本村的人对外人异常警戒,同样是为了护卫这共有的秘密,不论是谁,都不愿失去这垂手可得的利益,对村民来说,高木原一族是绝对的支配者,财富的来源!”澄江用严肃且痛切的表情说完,然后,以缓慢的语调继续说下去。

  “至少,在你的双亲当家之前是这样的。你的父母,企图断绝高木原家和发绪岳村的恶习,却因此遭到杀身之祸,这也是出自村人们和高木原一族的共谋!”被杀?村民和家族的共谋?高木原的亲戚,只有神田家而已。我的双亲,并不是因车祸致死?

  澄江以认真的神情,凝视着愕然的我,她…没有骗我,她不可能说谎的,那么,真是事实罗!

  “怎么可能?这种事,太过份了!”我说不出话,突然感到背嵴上一阵发凉,勐然向后回头。

  “居然跑到这种地方来了啊?正好,这里最适合当你的葬身之地!”叔母浮现阴险的笑意,像女鬼般怒瞪着我,她的杀意和康之简直如出一辙。

  直的,是她杀的?我的双亲,死在她的手下?

  “静子!你真的杀了我父母?”叔母的脸上泛起冷酷的微笑。

  “哼哼哼,一点也没错。第一个下三滥,你的母亲,死在我手上!”

  “为什么?为什么要做这种事?”

  “那还用说!因为我恨她入骨。斧人兄竟背叛了我两次,明明知道我爱他,竟然与别的女人结了两次婚!”两次?结了两次婚?

  “我父亲再婚?”

  “没错!第一次和村姑晴代结婚,等我杀了生下你之后身体变虚弱的晴代之后,又和不知怀了哪来的双胞胎杂种的妹妹菊代结婚!啊啊!这对可恨的姐妹!”父亲再婚?原来如此,难怪我会觉得母亲有两个,原来真的有两人,父亲从未对我提起过这事,可是…“所以,只因这点,你就杀了她!?”

  “不是,不是的!”叔母歇斯底里地嘶吼,开始叙述她与双亲之间我所不知的爱恨剧。

  “比谁都爱斧人兄的我,迫置我于不顾,而与晴代结婚的哥哥一定要给我一个代。那时我想就算当小老婆也好,可是却被养父兵卫看见。养父怒不可遏,说世界上哪会有妹妹硬要嫁给哥哥,还痛骂、毒打了我一顿!这对我太不公平了!我和斧人兄之间,根本连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不仅如此,养父还硬我嫁入神田家,开什么玩笑!我为什么要嫁给那老鬼,浪费我的青春!”积二十多年的郁闷一口气宣,我完全被她的烈情感所倒,只能当个单纯的旁听者。

  “自暴自弃的我,和司机长谷川发生了关系,我的处女给了斧人兄所以没关系,不过可不想帮康之生小孩!长谷川知情后,对我非常的温柔,我们暗通款曲,生下了晋吾。可是,同时斧人兄在山下的城镇中,遇见被男人强暴而身怀六甲的菊代,因为怜悯而将她入当后,这是我最气不过的!难道我这个妹妹就不值得同情吗?不只如此,后来菊代生下了双胞胎姐妹,发觉其中之一身体虚弱之后,还把健康的那个硬丢给我抚养!”这句话,对我来说是冲击力量最大的一句,琴美和小望是双胞胎姐妹的话,那么我和琴美…不是亲兄妹?

  “那人,小望,竟然杀死晋吾!太可恶了!神明为什么要让我背负如此多的不幸!?”恍然若失的我,感觉叔母的悲恸叫声彷佛自远处传来,什么都无所谓了!

  这种思绪在我脑里盘旋,可是,澄江却以一副无法按受的表情,对静子怒吼。“你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不幸的人吗?太可笑,太自大了!你知道因为你的狂傲,牺牲了多少无辜的人吗?高木原家的主人和夫人,还有,我的父亲也是被你死的!你才是魔女!”她似乎对所有的事了若指掌,我们高木原家所有人被集中到这儿来,好像也是她计画的一部份。

  “你们,神田家和长谷川以及村长等人,共谋杀害高木原夫妇,不到一年内,又我父亲自杀!所有事件的元凶,就是这片罂粟花田!你们还不足,为了要接手高木原家的一切,还使用毒品,企图操纵琴美!”

  “什么?你们对琴美做那种事?”我惊讶地看着琴美,琴美一副无法理解发生什么事的样子回看着我。

  澄江的告发仍继续着。

  静子和长谷川耽溺于个人的私情,而康之和村民们也利令昏志,杀害了我最重要的父亲!父亲临死前,寄了一封控诉所有阴谋的信给我,我才知道你们全都是丑恶的魔鬼!我之所以回到高木原家,甘愿当康之的奴隶,全都是为了今天!为了向你们复仇,我舍弃了以前的自己!而且,我已经要康之血债血还了!康之?那么,他不是自己摔下断崖,而是澄江将他推落的?意外的事实一而再的曝光,接连震撼着我的心灵。

  “剩下的,是你们和村民。所有的仇恨,我要在此做个了断!”她以凛然的声音说完后,点燃从口袋取出的打火机,丢向罂粟田中。打火机的微火,转瞬间化为一片巨大的火舌,迸发鲜红的火花,燃烧了整座田园。

  这噬高木原家与发绪岳村财富来源的红莲勐火,简直就像澄江的复仇火。

  “噫呀!你干什么!”叔母发出哀鸣。

  “长谷川,快灭火!烧起来了!全都烧起来了!”

  “来不及了,来的时候你没注意到吗?澄江早就上汽油了!”

  “什么?你还能说得不在乎?晋吾死了哪!我们唯一剩下的,只有这座罂粟田哪!”

  “静子…”

  “不要!不要!求求你,不要烧掉我的罂粟田!不要再夺走我的任何东西!”澄江无视恐慌过度而不断后退的叔母,如兔般扑向叔母,手上握紧一把不知从哪里拿出的短剑。

  “杀父之仇!”深深将短剑刺入长谷川口的澄江,惊讶得张大双眼。

  “为什么?你为什么不躲开,爸爸!”爸爸?长谷川是,澄江的…?

  “你…果然,知道…”长谷川一动也不动,以平静的声音说道。

  “嗯,养父的信中告诉我,你是我真正的父亲,因为你是外地人,与母亲的爱情硬被村人拆散,斧人先生同情你,雇你来当司机。养父要我不能恨你,他是这么写的,可是,我…”

  “你的母亲,美夜子,打从心底爱着我,她不在乎讨厌外人的村民们轻蔑的眼光,我也爱她,你是我们爱情的结晶…”长谷川打断澄江呜咽的言语,以温柔的眼神开始对她陈述,那是他不为人知的过去。

  “残酷的是,村人们硬将我们拆散,身怀六甲的美夜子被迫嫁入高野家,斧人先生可怜我,雇我当高木原家的司机。不久你哌哌落地,我看着你和美夜子过着幸福的日子,心中也感到足,即使不能当你的父亲,即使不能一家团圆,我仍然觉得心满意足…”

  “那么,为什么?”

  “美夜子离开人世之后,一股漆黑、恶、且凶暴的感情,在我中蠢蠢动,那或许是无法保护美夜子的后悔,变貌为奇怪的歪念;和静子发生关系,同样是为了永久封起对你们的感情,但是讽刺的是,斧人夫妇主张要销毁罂粟田时,平疏远我的村民们低声下气回过头来恳求我,多半是因为我和静子很亲近吧!更重要的原因是,我是个外地人。”长谷川的伤势应该很严重才对,但是他平稳地持续说着,眼神彷佛凝视着遥远的过去。

  “带头谋反高木原家的人,必须是村民以外的人,所以我被他们选中,因为斧人夫妇对我有恩,对我比较不会有戒心。当然,我拒绝了,但是我的生命因此受到威胁,村民们不会饶赦不听话的外人,曾经亲身体验过的我,不得不答应他们的要求,另一方面,我也暗自感到优越,如果成功的话,我就会立于全村的顶点,这就是你所说的,我沉溺在憎恨的情感中。对村人复仇的可怕念头像咒语般囚了我,于是我把灵魂卖给了恶魔…”

  “所以,你杀了他们?不是被静子教唆?”

  “和静子没有关系,从头到尾都是我个人的事…”长谷川唿出一口气,嘴角旁下一丝鲜血。

  “你的养父,直到最后依然效忠斧人夫妇,而且,从不认为我会做出背叛的事。事情办完后,迫得知真相的他去自杀,也是我复仇计画的一环,因为那男人让我的美夜子死去,他没能救活患病的美夜子,再加上我的辱骂、嘲讽、污,对责任心强的他,这些已足够…”少见的情感高腾过后,长谷川已经气若游丝。

  “澄江,你回到高木原家,落入康之的手中时,我却无能为力,我很清楚…这一天的来临,全是我咎由自取!这…是我所希望的结局,所以,你要好好的活下去,走向你的…幸福人生…”断续的话语,让澄江不断的摇头,像任的小孩一样泣不成声。

  “爸爸,我也和你一样,身心全卖给了恶魔,被下了复仇的蛊。对亲生父亲下手的女人,是不可能得到原谅的…”

  “澄…江…”这是他临终的最后一句。长谷川抱着亲生女儿,直地站立着死去,澄江跪在地上,抱住遗体嚎啕大哭。

  “爸爸!爸爸!”我茫然的看着两人,没有谁对,也没有谁错,漠然的想法在心底盘旋,眼角的馀光,望见和我同样漠然的叔母突然开始放声大笑。

  “啊哈哈!烧吧!尽量烧吧!全都烧光吧!把所有人烧死吧!”自己所有的东西全被夺走,使叔母的精神陷入错

  “消失吧!一切的事,过去,现在,未来,所有的人,全部消失吧!哈哈哈哈…”她踏入熊熊燃烧的罂粟田中,转眼间被火舌噬。

  “啊哈哈哈哈哈哈…”烈焰中传出尖声的狂笑,也仅是一瞬间,之后就不再有任何证明她存活的声音响起。

  死!这不祥的恐怖字眼,使我心生胆怯,害怕的感觉,唤起了我呆滞的思识。

  “澄,澄江!快逃!不快点的话会被卷入火场!”

  “不,我不走…”她抱着长谷川的体,一动也不动。

  “卖给恶魔的身与心,必须以地狱的业火清涤…”

  “别说那种话!要赎罪可以,活着才能赎啊!”就连长谷川,就连你父亲都叫你活下去啊!

  对于我的话,澄江只是轻摇着头,一步也不移动,然后,黯然的向我道别。

  “俊彦,琴美尚未到达麻药中毒的地步,让她静养一阵子,就能恢复健康,所以,你要和琴美,去发现你们的幸福…”

  “澄江!澄江!”然后,我和她之间被勐烈的火势隔开。

  “哥,好热喔,澄江她们怎么了?”我精神恍惚,忽然听到琴美的叫唤,不下伤心眼泪,直视着琴美。

  “澄江她…哇!琴美,快跑!”

  “跑到哪里?”

  “快跟我来!不逃出这里的话,我们也永远没有未来!”

  “哥,好恐怖喔,静子和长谷川好像爸爸和妈妈死的时候喔!”什,什么?

  “琴美,难道说,你看到了爸妈被杀时的情形?”

  “我不知道,我只看到爸妈在花田睡午觉,只看到他们全身红红的,在睡午觉!”胆怯的琴美,说完后泪面。

  “畜生!居然做出这种事!”原来对琴美使用毒品,不只为了利用她,还有封口的目的!

  “哥哥,不要骂琴美,琴美会当好孩子!不要再离开琴美了!”不了解状况的琴美,边哭边恳求我。

  “不会的!我不会的!和我走!和我一起,去追求我们的幸福!”

  “真的?不会丢下琴美?不再离开我了?”

  “当然,当然是真的,所以,快点和我走吧!”

  “嗯…嗯…”我再次抓起琴美的手,拔腿向外狂奔,离地狱的业火。  WwW.uaIxs.cOm
上一章   献给哥哥   下一章 ( → )
《献给哥哥》作品文笔娴熟、言语精辟,是一本情节与文笔俱佳的两性小说,友爱小说网免费提供献给哥哥最新章节清爽干净的文字章节在线阅读,友爱小说网是献给哥哥免费阅读首选之站,献给哥哥无广告精心整理出未删节。